會員登入 | 回 veryWed 部落格首頁 | 管理介面
最新文章

宅女小紅:拿卡給老婆逛週年慶的老公最性感

 

今年九月,宅女小紅在《親子天下》月刊寫了一篇〈看到老公,只有怒火沒慾火〉,道出了許多媽媽的心聲:「我白天育兒已經夠累了,晚上根本倒頭睡,哪還有心情……」但一直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所以小紅在這次的《人妻私房話》裡,跟大家聊聊,怎麼做才能乾柴生烈火?

李李仁:回家,是我工作最大的動力

 

作者:賓靜蓀 (親子天下)

劉潔萱攝

 

曾經獲得金鐘獎最佳男配角的李李仁,是演藝圈出了名的好爸爸,他感謝妻子陶晶瑩「很會營造家庭的好氣氛,讓每個人都喜歡回家,給我很真實的安全感。」最近,他們更將加入自學家庭的行列.....

 

演藝圈以「全方位無死角新好男人」著稱的演員李李仁,是出了名的好爸爸。他和妻子陶晶瑩及一子一女的親密家庭,也一向令人羡慕。

在新片《心靈時鐘》(註)裏,李李仁破例飾演一位因畏懼還債壓力而自殺的父親,留給妻子和兩個小孩來不及道別的遺憾,藉著收到爸爸的遺物,才走出內疚和傷痛。

自認「不會想不開」的李李仁,被導演蔡銀娟願意花一年多時間說服他的熱情感動。除了藉影片提醒「珍惜和親愛的家人在一起的時光」,他還想傳達「信任」的重要,「若劇中的爸爸相信,和家人可以一起熬過這個難關,就不會自殺,」李李仁說。

今年42歲的李李仁,的確不曾被困難擊敗過。生長在單親家庭,私立十信高職畢業後,16歲就開始打工,擺地攤、開計程車.....各種工作只要能賺錢幫助媽媽,他都做過。但「藝人」這個「不太踏實」的職業,卻從來不在他的選項裏,「我甚至連明星夢都沒做過,」他對《親子天下》表示。但他不斷遇到這樣的詢問,和媽媽討論後,他答應一試。

結果卻成為他至今最挫折,最想哭的記憶。23歲那年,他和另5位新人,接受經紀公司一年多的歌唱訓練,被包裝成實力派偶像歌手,每人發了一張唱片,但每一張都賠錢,公司只好宣佈倒閉。

覺得自己的能力被否定,突然不知自己能做什麼,李李仁第一次覺得很想哭,「我擔心下個月房租、生活費,要從哪裡來?」更難對辛苦的媽媽開口,他「在家吃了半年泡麵」,靠朋友幫忙跑校園活動,慢慢參與當時三台的大量綜藝節目,最後,再被找上演戲。

找到機會就回家

在戲劇裏,「不喜歡面對大量人群」的李李仁演出了興趣,找到了自己。他發現自己「喜歡和幾十個人,在一個小範圍裏,去完成紙本的故事」。他更看到自己非溫室的成長歷程,豐富了演技。李李仁曾經獲得金鐘獎最佳男配角,但開始主演8點檔鄉土劇,目的仍然是爲了賺錢。

他記得第一個8點檔他飾演一個富二代,「但壞得莫名其妙,一下要去欺負這個、那個女生,」他覺得這不是他要的,於是請編劇將他「寫死」,以求脫身。當時民視答應讓他演下一檔,「本來說這個反派只演5集,後來演到300多集,」那時已經當爸爸的李李仁,因為得經常熬夜、演壞了身體,也錯過兩歲女兒成長的過程,堅決請辭。

他和陶晶瑩都曾經歷過寂寞的童年,因此更為珍視家庭和孩子。結婚11年,兩人不僅至今有聊不完的話題,並願意彼此補位,親自陪伴孩子。兩人說到做到,陶晶瑩不再接大陸的工作,李李仁曾拒絕十幾檔戲,「想清楚了,我們也很享受跟孩子相處,就不會去計較什麽犧牲,委屈這樣的事,」李李仁說。

李李仁目前只演自己喜歡的戲,但有時還是得面對超過一兩個禮拜不能回家的狀況。自稱「超愛回家」的李李仁,常常「找到機會就回家」。不僅人在台灣工作時找空檔,甚至在中國拍戲也如此。他記得拍8點檔《回家》時,有一回下雪,他估計幾天無法開拍,於是他早上上網買機票,下午去機場,傍晚回到台灣。孩子們沒料到爸爸會出現,興奮不已,「我永遠忘不了他們看到我時臉上的表情,這就是我要創造的值得記憶的時刻,用錢都買不到。」李李仁跟家人共享晚餐和睡前儀式,第二天一大早又搭機返回拍片現場,「回家,是我工作最大的動力,」他說。



熱愛極限運動的李李仁,珍惜陪伴孩子的每個時刻,從小帶孩子從事各種運動。李李仁提供

認識夫妻兩人十幾年的經紀人支向理,是李李仁口中「情緒的出口」,他觀察李李仁當爸爸後,真的有發自内心的改變。

從年輕時代起,李李仁就熱愛極限運動。對衝浪、賽車等有速度感的運動情有獨鍾,他常會在清晨四、五點獨自出海,衝兩小時浪再回家,開始工作。他甚至衝過兩層樓高的颱風浪,參加過越野摩托車賽、玩過飛行傘。但結婚生子後,他「開始懂得害怕」,拍戲吊鋼絲都覺得險象環生不敢嘗試。

極限運動都是「孤獨」的運動,必須犧牲和家人在一起的時間。但李李仁最近迷上滑雪,發現滑雪可以成為全家共享的活動,甚至寫了一本書《滑雪讓我們人生更完整》。他感謝家人願意為他改變,尤其陶晶瑩在雪地裡摔倒、受傷,都還願意陪孩子打雪球、堆雪人及冰屋,「因為她看到我和孩子在學會滑雪後那種興奮和開心。」為了去日本滑雪渡假,全家還一起學日文。「滑雪把我們一家人圈在一起,一起摔跤、一起學習、一起往前滑行,在速度感中,重新感受到家的意義,」他寫道。

也是因為滑雪,促使李李仁和陶晶瑩預備讓兩姐弟在家自學。陶晶瑩的滑雪教練,正好是台灣自學教父陳怡光的女兒陳明秀,「看到陳家三個孩子那麼獨立、自信、有禮貌,這就是我們想要孩子長成的樣貌,」李李仁說。他認爲今年5年級的女兒荳荳已經準備好,她從小就展現運動細胞,目前是學校籃球校隊,也能獨立思考。知識部分請老師來家裡上課,團體生活部份就由體育活動中培養。「試試看,不行再讓他們回學校。」

李李仁相信自學的力量,因為他自己就是「在社會這所大學中,學到很多課本以外的事」。他表示,只要不失去對學習的興趣和樂趣,一輩子都可以學習。李李仁39歲開始學吉他,去年全家開始學日文,他不求孩子未來有多大成就,只希望能長成對自己負責的人,「這段有我們陪在身邊的童年,他們是開心、幸福、充滿能量的,我們就功德圓滿了。」 

 

【更多豐富內容請見《親子天下》網站 http://bit.ly/2k7xcoI   

 

 

延伸閱讀: 
陶晶瑩:成為父母,我們幾乎沒有了那個原來的自己http://bit.ly/2joaYO8         
陶晶瑩:原來我們是沒出息的父母,離不開孩子啊!http://bit.ly/2iUAgYa         
馮小剛:娶了她,我三生有幸http://bit.ly/2iUGkQg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親子天下雜誌網站》。

※本文由親子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黃瑽寧醫師專欄】

教養遇上挫折,卻是求助無門

 

黃瑽寧  馬偕兒童醫院兒童感染科 主治醫師 

 

 

《以下內容為 veryWed 非常婚禮版權所有, 非經書面授權, 請勿轉載》 

 

       我因為主持【愛+好醫生】節目,出訪了一個家庭,這位母親的孩子,今年已經六年級。訪談的內容大略是孩子不聽話,為了許多生活上的規矩反抗母親,甚至說謊連連等等。現場轉換到愛家顧問團,熱心的專家們紛紛的拋出「同理心」、「親子溝通」、「溫柔而堅定」等等建議,也幫孩子從兒童發展的角度,解讀心理的困擾。節目錄製到一半,導演卻喊了暫停,他說:「我們不斷的同理孩子,這角度當然是很不錯,但誰來替媽媽說句話呢?這位媽媽在教養遇上了極大的挫折,我們能怎麼幫助她?」

       是啊,當孩子生病了,我們都知道可以找醫生幫忙,但是當教養出現困境,父母感到挫折的時候,我們能找誰幫忙呢?

 

親職教育是門學問

       跟各行各業一樣,父親母親這個職份,是需要學習的。現代社會變遷這麼快速,孩子的成長環境跟以前早已不同,很多新手父母等孩子出生之後,才慌了手腳,發現做父母原來不是「愛孩子」三個字,就可以游刃有餘的。面對教養的挫折感,許多父母都承認,親職這檔事兒,有時候真的可望有一位老師或專家,來幫助解決困境,以維繫良好的親子關係。

       台灣有許多很棒的親職教育專家,有人寫書,有人寫專欄,也有人辦講座演講等等。經由這麼多專家的努力,很多的父母可以藉由媒體的管道,學習到基本的親職常識,將育兒的大方向掌握住。但只認識「教養常識」並不足夠,看著雜誌專欄文章,父母心理可能想著:「我的孩子跟你寫的好像有點不一樣,而且這招我使用過,似乎不太管用,另一招則是根本做不到,那我現在又該怎麼辦呢?」

        我身為兒科醫師,同時對親職教育有濃厚興趣,因此時常在門診扮演這種「理論與實際演練」的橋樑,試圖給予爸媽「客製化」的親職建議,幫助他們化解挫折與無助感。但正規的親職教育,更需要的是一個團隊,長期的追蹤,不斷提供「適性適人」的彈性調整,這些都不是我一人之力所能提供的。而這樣的團隊在台灣有沒有呢?當然有,但是非常的少,而且如果我不告訴您,大部分的人也都不知道去那兒找。

 

美國兒科醫學會正視親職教育資源缺乏問題

       美國兒科醫學會在最新一期的雜誌,也一樣點出了美國父母在教養上遇到挫折,也時常求助無門的困境。各種家庭與親子關係的研究,都已經明白顯示:兒童情緒、親子關係、外在行為,是三個密不可分的教養因子;而美國將近十分之一的孩子,因為兒童期沒有受到良好的情緒教養,以及處於緊張的親子關係,導致一輩子的心理陰影,並且誘發出外在的過動行為、衝動行為、暴力行為、憂鬱或自殘傾向等等。

       研究也顯示,如果家長有得到良好親職教育,尤其是有「實證醫學」的正確親職教育(不是自己發明要嬰兒爬天堂路那種),長期下來對孩子的心智發展,是有正向的幫助。這些正統的親職教育課程,大致上都有三個共通方向:一、正向鼓勵;二、忽視無傷大雅的調皮搗蛋;三、溫柔而堅定的規勸少數嚴重犯規行為親職教育越早開始,父母在孩子年齡越小的時候可以學會,對孩子幫助就會越大,而且可以大幅減少某些精神藥物的使用機率,反之大腦傷害已經造成之後,就很難再改變了。

       講了那麼多,最重要的問題還是:家長要去哪裡找這類的資源呢?在美國,有幾個經過實證醫學認可的親職教養課程,比如說PCITTriple PNFPHNC等等(全名都很長就不贅述了)。在這些網站上都有資源分布地圖,讓父母輸入自己住的地方,然後尋找鄰近的親職教育機構尋求幫助,就好像在找診所醫生地址是一樣的道理。

       然而即便在美國,這些資源還是非常缺乏。有需求的孩子這麼多,能提供服務的專業人士卻是這麼少,美國兒科醫學會因此呼籲,期待更多的有志之士,包括兒科醫師,一同加入親職教育的行列,來填補這個極大的空缺。

 

台灣更是迫切需要有實證醫學的親職協助

        在台灣,我所認識的親職協助包含友緣基金會、楊俐容老師的協會、莫茲婷老師的協會、以及一些私人的幼兒教育機構等等,他們都有提供一對一的專業親職諮詢。但是這些單位能服務的人數,肯定是供不應求,加上沒有本土實證數據的資料支持,導致當台灣父母當教養遇上挫折的時候,依然是求助無門。我深深期望未來十年,能有更多的專業人士投入親職教育這個領域,讓每一對父母從寶寶零歲開始,就能擁有與孩子相處的美好時光。

 

 



 
 


  

專家開講:黃瑽寧 醫師 

現職:馬偕兒童醫院 小兒感染科主治醫師
經歷:馬偕紀念醫院小兒科住院醫師、總醫師、馬偕紀念醫院感染科研究員、小兒急救加護重症科主治醫師

 

 

【黃瑽寧醫師專欄】
維生素D拯救反覆的中耳炎和鼻竇炎? 

 

 

黃瑽寧  馬偕兒童醫院兒童感染科 主治醫師 

 

 

《以下內容為 veryWed 非常婚禮版權所有, 非經書面授權, 請勿轉載》 

 

 

  經過兒科醫師的努力宣導,很多家長現在已經知道抗生素不能濫用,平常能忍則忍,能等則等;但是一旦醫生決定非使用抗生素不可,就必須乖乖的聽話吃好吃滿,不可以中途停藥。

  兒童使用抗生素的時機,不外乎中耳炎、鼻竇炎等粘膜性細菌感染,然而現實生活中,的確有孩子的抵抗力真的不佳,反反覆覆的細菌感染,吃了抗生素就改善,停藥不久疾病又復發,讓家長和醫生都不好過。面對這些需要反覆使用抗生素的孩子,用了心裡難過,不用身體難受,究竟該怎麼辦才好呢?

 

提昇自我抵抗力,老生常談
  當然如果能提昇自我抵抗力,細菌就不容易入侵,這基本上是老生常談了。坊間宣傳廣告很多,但各位千萬不要相信只需「服用一帖藥」、「吃一種食物」就可以改變體質,或增強抵抗力。免疫力的調整一定是全面性的,歸納起來就這四項:睡眠充足、均衡飲食、規律運動、愉快心情除此之外,把呼吸道過敏體質控制好,也是減少感冒的重要因素,在我《從現在開始,帶孩子遠離過敏》(親子天下)一書中已經詳細說明,這裡就不贅述了。

  規律的運動,絕對能夠提昇人的免疫力;然而在人類原始的健康生活型態中,運動大多是在陽光之下的。因此,我們可以這樣假設:運動之所以讓人健康,除了促進血液循環之外,應該還加上「曬太陽」這個因素。皮膚經由紫外線照射之後,會轉化為對人體有眾多功能的維生素D,維生素D不只幫助鈣質吸收,還可以對抗身體的發炎反應,提高免疫力。

  話雖如此,現代雙薪家庭的都市小孩,陽光曝曬不足的比例普遍提高,能帶孩子出門運動的時間,常常已經是天色昏暗的傍晚。在沒有能力改變生活型態的前提下,孩子抵抗力下降,時常感冒不癒,這時候給予額外補充維生素D,是否可以減少反覆中耳炎與鼻竇炎的困擾呢?

 

維生素D可減少呼吸道感染
  在肺結核無藥可醫的十九世紀,如果病人罹患肺結核,比如說著名的音樂家蕭邦,醫生就曾經建議他去個陽光普照的地方日光浴,心情放輕鬆,也許就能痊癒。當時並不是說醫生治不好疾病,死馬當活馬醫隨便瞎掰,而是那些有曬太陽日光浴的病人,最終肺結核痊癒的機率,的確是相對較高。

  一百年後,科學家發現體內的維生素D,果然是人類重要的免疫激素之一。當細菌感染呼吸道粘膜時,維生素D會促進兩種可以殺細菌的蛋白質,分別為防禦素(defensin)與抗菌肽(cathelicidin),這兩種所謂的「制菌胜」,可以在細菌的細胞膜上戳一個大洞,讓牠們開腸剖肚而死,想到那個血淋淋的畫面,真是不亦快哉。

  接著科學家也發現,成年人血清中維生素D若不足,每下降四個單位(ng/mL),就增加百分之七的呼吸道感染機率。至於而兒童方面,如果血清中維生素D低於20個單位,中耳炎的機率就高出其他人兩倍以上。其他與血清維生素D不足相關的感染症還包括了陰道炎,C型肝炎等等。

 

口服維生素D來減少反覆中耳炎?
  除了努力曬太陽這個方法之外,多吃魚、蛋黃、豬肝、香菇等等,都是最天然提昇血清維生素D的方法。然而隨著都市空氣污染日趨嚴重,加上現代人不健康的生活型態,想靠天然的方法獲得足夠的維生素D,對某些家庭而言似乎是難解的題。於是專家就想著,如果用額外口服維生素D的方式,是否能改善這些反覆中耳炎、鼻竇炎孩子的生活品質,進一步減少抗生素的使用呢?答案似乎是可行的。

      英國的學者經過綜合型研究統計後發現,口服維生素D的成年人,可以減少百分之三十六的感冒機率。2013年義大利的小型雙盲試驗也發現,每天補充維生素D一千單位(IU)的孩子,經過大約四個月之後,可以顯著地減少中耳炎的復發。還有很多小型試驗也有類似的結果,不過每個研究使用的維生素D劑量不同,時間點也不同,所以目前醫生還很難做出結論,告訴那些反覆中耳炎、鼻竇炎的孩子,到底要用多少劑量的維生素D來預防。

 

先戒煙再說
  維生素D在安全的劑量之內(2000IU),理論上是有益無害,所以針對那些飽受反覆感冒、中耳炎、鼻竇炎的孩子,似乎是值得一試的方法。但千萬不要矯枉過正,迷信口服維生素D可以治百病,世界上沒那麼好康的事。

  其實,如果您的孩子時常呼吸道感染,最重要的第一步,還是趕快請家中的老菸槍把菸給戒了,以及把燒香的空氣污染給徹底隔絕。家庭中沒做到菸害控制,吃再多維生素D,我看效果也只是杯水車薪。

 

 

 


  


  

專家開講:黃瑽寧 醫師 

現職:馬偕兒童醫院 小兒感染科主治醫師
經歷:馬偕紀念醫院小兒科住院醫師、總醫師、馬偕紀念醫院感染科研究員、小兒急救加護重症科主治醫師

  

 



【黃瑽寧醫師專欄】

好多疫苗,突然間都沒得打了? 

 

 

 黃瑽寧  馬偕兒童醫院兒童感染科 主治醫師 

 

 

《以下內容為 veryWed 非常婚禮版權所有, 非經書面授權, 請勿轉載》 

 

 

  這幾個月突然之間有許多疫苗政策的變革,第一個是上小學一年級前的百日咳疫苗缺貨,小朋友本來只要打一針,變成要打兩針;第二個是日本腦炎疫苗明年起要改劑型,變成兩種疫苗給大家選,政府要補助多少還不知道;第三個是非常傷心的,自費四價流感疫苗今年十月沒得打了,只能打公費的三價疫苗;最後一個是舊文了,就是我所懷念的十價肺炎鏈球菌疫苗,證明能有效減少將近一半的中耳炎機率,但台灣已經一年沒進口,何時再回來似乎是遙不可及。

 

百日咳疫苗全球缺貨

  七月之前,小學入學前的百日咳疫苗,其實不只是預防一種疾病而已,而是四合一的「百日咳、白喉、破傷風、小兒痲痺混合疫苗」。這支疫苗主要由法國賽諾菲巴斯德公司生產,並供應全球許多國家的需求。

  這家公司的百日咳疫苗,其實還有多種不同的「套餐」,有單純對付百日咳、白喉、破傷風的三合一疫苗,加上小兒痲痺抗原的四合一疫苗,以及五合一疫苗。巴斯德公司可以說是百日咳疫苗界的蘋果公司,根據用戶不同需求,提供全方位多重的選擇。

  然而這幾年,全球百日咳疫情有死灰復燃的趨勢,許多國家都忙不迭的把百日咳預防作為防疫的重心,醫界更是加強對孕婦接種百日咳疫苗的宣導,使得巴斯德公司的百日咳疫苗訂單滿到爆表,根本無法應付全球這麼多殷殷期盼的國家需求量。於是乎,台灣小國出不了大錢,也訂不了大單,就這樣被藥廠犧牲說抱歉了。

  在這段非常時期,疾管署緊急向韓國SK chemicals訂購「百日咳、白喉、破傷風三合一疫苗(DTaP)」,以及另外和巴斯德公司訂購單獨的「小兒麻痺疫苗(IPV)」,把四合一疫苗拆成兩支分開打。所以今年滿五歲至國小新生學童,建議先接種DTaP及IPV5兩支疫苗,間隔一週後,再接種麻疹三合一(MMR)及日本腦炎疫苗(JE)。這項變革會持續到巴斯德公司的百日咳疫苗可以再度穩定出貨為止,新聞稿是說十一月過後即可恢復,要我來猜測的話,應該是更遙遙無期之日。

  不過這個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雖然因為國外藥廠缺貨而導致小孩必須多打一針,但韓國的這種DTaP疫苗中百日咳抗原的含量,比之前四合一疫苗的含量高出好幾倍,也就是說,其實效果還更好一些。所以孩子雖然要多挨一針,效果卻增加,也算值得了。

 

日本腦炎疫苗也要換

  小知識:日本腦炎疫苗怎麼做出來的呢?首先,把日本腦炎病毒種在老鼠的腦組織中,讓病毒大量繁殖之後,殺死病毒,純化疫苗,就大功告成了。這種疫苗叫做「鼠腦疫苗」,就是台灣從1968 年開始全面接種至今的「日本腦炎死菌疫苗」。

  ……老鼠的腦組織?是的,您沒有看錯,現在不只您會皺起眉頭,那些連青蛙都不敢吃的外國人更是想到就隱隱作嘔。雖然這支老疫苗的安全性已經無庸置疑,但科學家總覺得時代這麼進步,應該有比用鼠腦更人道、更標準化的方式,來培養日本腦炎病毒吧!

  其實世界上大部分的國家已經不再使用鼠腦疫苗,只有包括台灣的少數國家一直不肯放棄使用之,原因無他,就是「便宜又大碗」五個字。不過硬撐了這麼多年,終於必須做出改變,因為全球最後一家鼠腦疫苗廠也已經停止生產,下一年度開始,日本腦炎疫苗會有兩種選擇:細胞培養的日本腦炎死菌疫苗,以及活性減毒嵌合型日本腦炎疫苗(IMOJEV

  價格先不提了,總之應該會有一種疫苗是公費,錢從哪裡來與我們小老百姓無關,大家比較在乎的是,這兩種疫苗該如何做選擇呢?
 

  從字面上來看,大家應該很容易區分,一種疫苗跟以前一樣是「死疫苗」,而另一種疫苗是「活疫苗」。接種時程如下:

  1. 1.細胞培養的死疫苗,跟以前一樣從一歲三個月起,要連打四針(包括入學前的第四針),時程上和過去一樣沒有改變。

  2. 2.活性減毒疫苗,因為是活的,所以只需要在一歲三個月打一劑,相隔一年之後打第二劑,就大功告成了。
     

  很多人可能聽到活疫苗就覺得副作用可能比較大,其實並非如此。曾經在中國居住過的家長應該很熟悉,中國從1988年使用自己研發的活性減毒日本腦炎疫苗,至今也已經近三十年,其安全性和死菌疫苗並沒有顯著的差異。而這次台灣發給藥證的活性減毒疫苗(IMOJEV),也是賽諾菲巴斯德公司生產的疫苗,它使用黃熱病疫苗的骨架,新合成一種會表現日本腦炎抗原的疫苗病毒,可以比喻為黃熱病疫苗和日本腦炎疫苗的結合。

  IMOJEV疫苗的發展非常快速,從第一篇文獻1999年發表,很快的就進入臨床試驗,2012年就拿到澳洲的許可證,接著身處於日本腦炎流行帶的韓國、新加坡、泰國、馬來西亞、台灣等國,也都紛紛發給這支後起之秀的疫苗許可證。光是2015年,就有超過一百萬劑的疫苗接種,至今並沒有發現安全性的問題。

  不僅是沒有安全性的顧慮,此疫苗在成年人光接種一劑的效果就很不錯,而且局部疼痛等等副作用都比死菌疫苗少。研究證實雖然是活疫苗,但它在動物身上不會繁殖,在蚊子體內也不會繁殖,在臨床試驗的過程中,每一項評估都是模範生等級,所以才會這麼快成為許多國家核准的疫苗。世界衛生組織(WHO)在2015年的日本腦炎的預防建議中,也認為活性減毒疫苗只需打一劑到兩劑,就可以達到良好的保護力,是比較有效率的防疫措施。

 

四價流感疫苗也搶輸人家

  三價流感疫苗已經打了幾十年,未來的世界勢必會走向四價流感疫苗的時代,在我的《發燒免驚》(親子天下)書中,已經說明的很清楚。然而因為四價流感疫苗的價格較高,產能較低,因此暫時還無法進入公費計畫,到去年為止,都還是以自費的方式提供給民眾,我自己也是掏腰包買疫苗,幫自己與家人接種。

  壞消息來了:今年冬天,台灣將沒有四價流感疫苗出現在醫療院所,再有錢也買不到了。生產此疫苗的葛蘭素藥廠證實,由於四價流感疫苗每年生產量固定,許多國家近幾年將其列入公費疫苗選項,包括美國、澳洲、香港、韓國等都在大量採購,且一簽約就是兩、三年,台灣乃蕞爾小國,出不了大錢,也訂不了大單,就這樣再度被藥廠犧牲說抱歉了。

  除了台灣之外,越南、泰國等國今年也同樣打不到四價流感疫苗,小國之間同病相憐,大家也只能互相取暖。聽說明年一定會恢復供貨,這消息可信度比較高,應該不會再放台灣鴿子了。

 

想念十價肺炎鏈球菌疫苗

  十三價肺炎鏈球菌疫苗在台灣,從2015年全面公費之後,造福了廣大的兒童,卻讓另一頭台灣的葛蘭素藥廠哭了。葛蘭素藥廠出產的十價肺炎鏈球菌疫苗,因為十三價轉為公費,銷量急落至一年僅賣出幾百支,這對一個國際大廠而言,實在太不划算了。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中國大陸前一陣子曾發生嚴重的黑心疫苗事件;事件並不是疫苗本身有問題,而是保存與運送的過程中,黑心廠家沒有保持恆溫的冷藏,導致疫苗失效還照賣,為了賺錢罔顧人命。從這則新聞的脈絡,大家應該可以了解,疫苗跟一般藥品最大的不同,是它的製作、品管、與溫控成本,都比普通包裝藥物高出許多。這麼複雜的「冷鏈」,將疫苗飄洋過海送到台灣,一年卻只能賣出幾百支,於是乎大藥廠再度說抱歉,不想進口了。


 

  我想念這支疫苗的原因,是因為它能進一步降低流感嗜血桿菌所造成的中耳炎(也許也包括鼻竇炎)的機率,減少抗生素的使用,曾經是我很常用的武器之一。前幾天看到巴西的研究報告,說明在十價肺炎鏈球菌疫苗接種之後,可以全面性減少44.5%的中耳炎,證明我當初愛它是有道理的。如今有錢也打不到了,小國悲歌,令人不勝唏噓。

 

自立自強遙遙無期

  洋洋灑灑介紹了四種消失的疫苗,其中三支都是因為台灣市場太小,進而被國外的藥廠所拋棄。看看現在臺灣的公費與自費疫苗,幾乎都是國外的藥廠製造與進口的,因此這類「始亂終棄事件,其實是非常有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發生的,除非政府願意編列更高額的預算在疫苗購買上。

  還記得我們今年跟誰買百日咳疫苗嗎?是韓國的SK chemicals。SK chemicals本來只是一般的化工廠,從公元兩千年開始,突然轉型為大藥廠,跟賽諾菲巴斯德成為合作夥伴。現在他不僅可以出產百日咳疫苗,還有自己的四價流感疫苗準備上市,並且跟巴斯德藥廠合作製造IMOJEV疫苗,以及研發新一代的肺炎鏈球菌疫苗。我們四種消失的疫苗,SK chemicals全部未來都有能力產出,也許不久的將來,台灣的疫苗會有很大的比例必須跟韓國訂貨。

  什麼時候臺灣也能擁有這種規模的疫苗廠,自給自足,可以不用老是看別人臉色?我悲觀的認為,以台灣目前的政治氛圍,那一天可能永遠不會到來。當然反過來思考,跟日本、韓國買疫苗,只要品質佳,供貨穩定,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吧(遠目)。











 

  


  

專家開講:黃瑽寧 醫師 

現職:馬偕兒童醫院 小兒感染科主治醫師
經歷:馬偕紀念醫院小兒科住院醫師、總醫師、馬偕紀念醫院感染科研究員、小兒急救加護重症科主治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