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回 veryWed 部落格首頁 | 管理介面
最新文章


【黃瑽寧醫師專欄】
打造良好專注力的秘訣

  

黃瑽寧  馬偕兒童醫院兒童感染科 主治醫師 


 

《以下內容為 veryWed 非常婚禮版權所有, 非經書面授權, 請勿轉載》  

 

 

我想大家都同意,孩子若能擁有良好的專注力,對任何新事物能維持探索與好奇心,將來在學習的路上,應該是比較不需要家長操心煩惱。但是想要孩子對某件事有良好的專注力,除了孩子本身的性格之外,帶領者的角色也十分重要。在日常的生活中,孩子的帶領者除了老師之外,最重要的還是家長。

專注力到底能不能被訓練?許多心理學家認為是可以的,尤其在嬰幼兒時期的親子互動,更是訓練孩子專注力的關鍵時期。當然,我們必須承認,專注力很大部分也是一種遺傳而來的氣質,但除了基因的因素之外,家長應該還是有某些方法與訣竅,來幫助孩子專注在某件事上。究竟該怎麼做呢?今天讓我來告訴大家其中一個答案。

 

嬰兒專注力的研究:見微知著

最近在《當代生物學》雜誌有一篇研究,是在探討如何幫助一歲嬰兒,增加對某個遊戲的專注時間。

首先,研究者設立一個場景,讓家長與一歲寶寶,在一張桌子上玩玩具。不同的是,他們用可偵測瞳孔動作的攝影機,來記錄遊戲的過程當中寶寶的專注力。當寶寶的眼球離開玩具,開始看天花板的時候,基本上就表示他已經失去對此玩具的興趣,也可以說他就「分心」了。

於是乎,在沒有刻意安排解說的前提之下,家長自然而然的分成了三種模式:

l   家長先按兵不動,等到寶寶伸手玩玩具,她才引導孩子怎麼玩,或是教孩子玩具的名稱。

l   家長急急忙忙的拿起第一種玩具,然後忙不迭的告訴孩子該怎麼玩,並且把玩具推到寶寶眼前,要他注意看。

l   家長完全沒有動作,寶寶在玩,他就在旁邊發呆。

這三種模式之下,各位猜猜看,哪一位寶寶對玩具的專注時間最長久呢?答案應該已經呼之欲出了。

 

等待孩子出現興趣再出手幫助

附帶一提,這項印第安那大學研究所計算的「專注時間」,是指媽媽將眼神離開玩具之後,寶寶的眼光還可以停留在玩具上的時間,而不是親子一起玩玩具的時間,這可就厲害了。現代家長最常許下的願望之一,是「媽媽離開書房之後,孩子還能專心的把功課寫完」,剛好就是這篇研究所想要達成的目標。

不意外地,那些耐心等待寶寶出手之後,才出招引導的媽媽,可以成功的在媽媽視線離開之後,讓寶寶在同一樣玩具上,持續專注多玩好幾秒鐘(是的,幾秒鐘,別對一歲嬰兒太苛求了)。第二名呢,則是那些把玩具堆在孩子面前,不斷示範該怎麼玩的家長,雖然一開始成功吸引了寶寶的目光,但媽媽一離開,很快的寶寶就把眼神轉向天花板了。專注力最短的,就是那些家長沒有參與遊戲的寶寶,他們玩兩下玩具,就不玩了。

 

正確親子互動模式可幫助專注力提升

雖然這只是嬰兒的專注力研究,但是作者強調,從小如果家長用正確的方是與孩子互動,長久下來,的確是可能提升孩子的專注時間。所以如果依據這項研究結果,出個應用題:請問父母需不需要陪孩子寫功課呢?我想最好的方法是:先陪伴孩子,一起投入功課的內容,等孩子開始上軌道時,就可以暫時離開,讓他繼續完成剩下的作業。而緊迫盯人式的「直升機父母」,或是放牛吃草式的父母,都不是最理想的處理方式,反而會縮短孩子個人的專注力時間。








  


  

專家開講:黃瑽寧 醫師 

現職:馬偕兒童醫院 小兒感染科主治醫師
經歷:馬偕紀念醫院小兒科住院醫師、總醫師、馬偕紀念醫院感染科研究員、小兒急救加護重症科主治醫師

 
【黃瑽寧醫師專欄】

健康兒童有必要吃這麼清淡嗎?

  

黃瑽寧  馬偕兒童醫院兒童感染科 主治醫師 


 

《以下內容為 veryWed 非常婚禮版權所有, 非經書面授權, 請勿轉載》 

 

 

 

        我在門診時常面對兒童偏挑食的問題,從小嬰兒到小學生都有。在問診的過程中,我發現很多偏挑食孩子的父母,準備食物比一般家庭都還用心,了解四大類均衡營養,遵循健康的少油、少鹽、少糖原則,結果呢?口味實在太清淡了,小孩根本不買帳。

        除此之外,在教導嬰幼兒吃副食品的時候,我也都建議少量多樣化,大人吃什麼,寶寶就吃什麼。很多爸爸媽媽雖然聽了,卻不敢嘗試,屢屢詢問「大人的食物不會太鹹了嗎?小孩能吃嗎?」似乎大家對兒童的飲食,有很多健康上的顧慮。

 

高血壓患者才需要少吃點鹽

        專家們時常在媒體上強調不能吃太多鹽,看醫生的時候也會被提醒「別吃太鹹」,因此一般人總是把「鹽」和「不健康」畫上等號。然而,這其實是個天大的迷思。

        首先大家要知道,低鹽飲食的建議,是針對高血壓的患者所制定的。最近《刺絡針》醫學期刊才做了一項十三萬人、四十九個國家的綜合統計,證明對於「無高血壓的健康成年人」,不論吃多少鹽,都不會增加心血管疾病、中風、或死亡的機率。至於高血壓的患者,吃太多鹽會讓血壓飆高很不好,但完全不吃鹽也一樣容易中風死亡,必須吃的剛剛好。至於吃多少是剛剛好,我在這就不越俎代庖,還請內科醫師與營養師來建議了。

        雖然健康無高血壓的人可以吃鹽,但也許也有人會擔心,如果小時候吃太鹹,長大以後是否會增加高血壓的機率呢?

 

灑點鹽巴恐變成未來的高血壓?

        關於這個問題,目前現有的醫學知識,恐怕暫時還無法回答。然而成年人高血壓的原因有數十種,包括遺傳、抽煙、肥胖、反式脂肪、缺乏運動等等,單純的認為兒童期吃一點鹽巴,長大就會變成高血壓,似乎只是憑空想像出來的恐懼。

        二〇一三年在英國營養學期刊,有一篇德國小型的研究,他們發現青春期之前的兒童(四歲以上),即便一天多吃了一公克的鹽巴,也不會影響血壓高低。青春期之後的青少年,多吃一公克的鹽巴,也僅僅讓收縮壓上升零點二毫米汞柱,並未達統計上的意義。

        有進廚房的媽媽們應該都知道,食物中額外添加一公克的鹽巴已經很誇張了,我並非建議大家都吃得這麼重鹹,只是希望讓家長能輕鬆看待一般正常食物中的鹽份,尤其燙青菜時灑一咪咪的鹽巴,根本是無傷大雅的。

 

增加對健康食物的接受度

        說到鹽份攝取,餅乾零食中的鹽份才是多到嚇人。家長把正餐弄的很清淡,搞的孩子健康食物都不吃,正餐以外才來跟大人討零食,根本是本末倒置。法國就曾經有一項研究,利用在青菜中加一點點鹽巴,來鼓勵孩子多吃青菜,結果僅僅添加青菜重量百分之零點五的鹽,就可幫助孩子多吃二十三克的蔬菜,效果持續六個月。所以如果希望孩子多吃正餐,少吃餅乾零食,似乎反而應該在正餐中多加點鹽巴才是。

 

兒童腎臟功能好得很

        也許還有人會擔心,兒童腎臟功能不佳,吃太多鹽巴會不會傷腎呢?事實上,這樣的擔憂也是子虛烏有。如果以成年人的腎臟功能(腎絲球過濾率)當做指標,三個月嬰兒的功能就已經達到成年人的一半以上,六個月則接近八成,一歲之後基本上就差不多成熟了。這就是為什麼我對嬰幼兒副食品的建議,是少量多樣化,放心跟著成年人一起吃的緣故。

        總而言之,從今天開始,希望家長別再把高血壓患者的「少油、少鹽、少糖」建議,無緣無故的應用在健康兒童身上了。兒童應該吃正常的鹽,正常的油脂,正常的糖分,只要是天然的調味,都是好的飲食,別過度擔心了!

 

 

 

 

 

 

  


  

專家開講:黃瑽寧 醫師 

現職:馬偕兒童醫院 小兒感染科主治醫師
經歷:馬偕紀念醫院小兒科住院醫師、總醫師、馬偕紀念醫院感染科研究員、小兒急救加護重症科主治醫師

 


【黃瑽寧醫師專欄】

別讓尿床傷了心

  

黃瑽寧  馬偕兒童醫院兒童感染科 主治醫師 


 

《以下內容為 veryWed 非常婚禮版權所有, 非經書面授權, 請勿轉載》 

 

 

五月二十四日是個特別的日子,叫做「世界尿床日」。這個日子是由國際兒童尿控協會(International Childrens Continence Society, ICCS)以及歐洲兒科泌尿科學會(European Society for Paediatric Urology, ESPU)於去年開始所共同推廣的活動。聽起來這個日子有點搞笑,尿床日?這不是每個孩子都曾發生過的經驗嗎?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呢?

事實上,正在閱讀此文章的家長,一定有人家中孩子已經上了小學,卻時常還在尿床的。尿床並不是學齡前兒童才有的毛病,三歲時有百分之四十的孩子會尿床,六歲時仍有百分之十,而十二歲已經要上國中了,還有百­­­分之三的少年,偶而還是會尿床呢! 所以說,其實很多家庭有這樣的小困擾,只是沒有大肆宣揚而已。

 

尿床不是訓練就有成效  

我必須承認,在我自己過去的觀念中,也認為尿床問題只要「多加訓練」就可以達標,直到我門診來了一位已經十六歲尿床的大女孩。十六歲了,想想看,不論你曾經聽說過、閱讀過、或嘗試過什麼訓練方法,她媽媽一定都使用過,卻沒有一種是有效的。什麼睡前不喝水啦、白天灌水訓練膀胱啦、冥想練習啦、半夜調鬧鐘啦、打啊、罵啊,通通都用上一輪又一輪。這位大女孩靜靜的坐在看診椅上,聽母親細數這麼多年來的無奈,她的頭越來越低,一句話都不吭聲。

尿床如果光靠訓練就能控制,今天這個女孩就不會如此辛酸了。事實上,尿床的原因大致分為兩大因素:一、半夜腎臟製造尿液太多;二、大腦喚醒中樞尚未成熟。

人類的腦下垂體,會分泌一種物質,叫做抗利尿激素。抗利尿激素,顧名思義,就是可以讓腎臟「對抗」利尿,減少尿液的製造。成熟大人的夜間抗利尿激素會提高分泌量,所以半夜的尿量就會減少,讓我們一夜好眠。但是兒童因為大腦尚未發育成熟,因此半夜分泌的尿量並沒有減少,膀胱不夠裝,再加上喚醒中樞失能的情形下,自然而然就會尿床了。

 

尿床孩子睡眠品質不佳

雖然的確是在「睡太熟」的情形下無法爬來尿尿,但其實尿床的孩子的睡眠品質並不好。想想看,如果媽媽每天嘮叨,灌輸孩子尿床是「羞羞臉」,千叮嚀萬叮嚀半夜要記得起來尿尿,其實會造成孩子害怕入睡,增加心理壓力。根據睡眠監測研究發現,這些尿床孩子半夜一直睡睡醒醒,一直想說「我要起來尿尿」,卻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醒的時候沒尿,睡的時候卻嘩啦尿了一床單。

有些人會以為尿床是跟白天的心理壓力有關,其實也沒有。白天頻尿可能是跟壓力相關,但是夜尿則否,單純就是大腦還沒成熟,時間未到而已。大腦成熟每個人有快有慢,你知道嗎?其實有七成的尿床兒童,可以追溯到父親或母親小時候,也是大腦慢熟的尿床一族。

 

父母不要大驚小怪,六歲以上可以適度用藥

從上述的介紹,大家現在應該了解,父母千萬不要再為了孩子尿床的事件,搞得全家烏煙瘴氣。尿床雖然與白天的心理壓力無關,但是當睡眠品質不佳,加上被父母罵到自信心低落,也是會導致白天情緒障礙的。另外,最大的問題還有來自同儕壓力,尤其當同學相約參加四天三夜的夏令營,或畢業旅行的時候,孩子卻因為尿床問題而不敢參加,這是多麼令人難堪的經驗。

面對六歲以上尿床的孩子,實務上的建議如下:

1. 父母睡前提醒孩子半夜起來上廁所無可厚非,但千萬記得以微笑鼓勵,代替皺眉恐嚇。

2. 如果孩子想穿尿布睡個好覺,我覺得沒關係,總比整天洗床單好多了。

3. 不想穿尿布,或者想跟朋友外出過夜?睡前吃顆抗利尿激素藥物就搞定了,保證晚上不夜尿。不過吃藥之前,要先請兒童腎臟科醫師詳細評估,確定沒有器質性的疾病,才可以使用。

 

尿床本身不是病,別讓尿床傷了心。

 

 

 

 

 

  


 

專家開講:黃瑽寧 醫師 

現職:馬偕兒童醫院 小兒感染科主治醫師
經歷:馬偕紀念醫院小兒科住院醫師、總醫師、馬偕紀念醫院感染科研究員、小兒急救加護重症科主治醫師



【黃瑽寧醫師專欄】

媽界的偶像
 

 

 

黃瑽寧  馬偕兒童醫院兒童感染科 主治醫師

 

 

《以下內容為 veryWed 非常婚禮版權所有, 非經書面授權, 請勿轉載》 

 

  上個月我主持的新節目《愛+好醫生》於GOOD TV好消息電視頻道開播,熱心的工作人員在我不知情的狀態下,舉辦粉絲留言「我愛兒科界劉德華」於新節目的臉書專頁,可以抽到獎品之類的活動。隔天我打開網頁大吃一驚,覺得這實在是太尷尬了,趕緊叫他們改一句通關密語,別再稱我什麼劉德華、金城武,帥度真的差遠了。

  不過說到媽媽界的偶像,有一位小兒科醫師真的是實至名歸,他是班傑明‧史巴克(Benjamin Spock, 19031998),二十世紀最受歡迎的育兒專家,也是撰寫育兒寶典的開山始祖。

 

教條式的教養文化

  史巴克醫師文武雙全,在進入醫學院之前,他修過歷史,修過文學,甚至還得過一面奧運金牌,最後才選擇成為一位兒科醫師。史醫師於紐約執業後不久,一九四五年出版了第一本育兒書《嬰幼兒照護指南》(The Common Sense Book of Baby and Child Care),沒想到因此一炮而紅。這本書至今估計全球熱賣了五千萬本,被翻譯成四十二種不同的語言,在當時幾乎是每個媽媽人手一本,「史巴克醫師」更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成為當代的媽媽界男神。

  在史巴克醫師的暢銷書成名之前,美國最流行的教養文化,就是「守規矩」。工業革命之後,制式化的職業訓練,帶動制式化的學校制度,接著延伸到制式化的育兒觀念;醫生會建議媽媽讓嬰兒自己睡嬰兒床,哭了不要馬上抱起來,不要親吻小孩,不要抱著搖晃,定時定量的哺乳與餵食這些老規矩即便到了現在,我相信許多媽媽都還耳熟能詳。

  在這種教條式的育兒氛圍之下,教養孩子變成一件非常有壓力的苦差事,只要孩子沒有照表操課,隨時都會有親朋好友說上一兩句話,有意無意的指責媽媽「這樣做不對,那樣做不對,專家說應該這樣,專家說應該那樣」,把家庭氣氛弄得烏雲籠罩,媽媽小孩都不開心,。

 

「媽媽們,相信妳的直覺!」

  史巴克醫師的育兒寶典之所以如此暢銷並造成轟動,從書本開宗明義的第一句話,就可嗅出端倪,他說:「媽媽們,相信妳的直覺!(Trust yourself. You know more than you think you do.)」史醫師強調,對於街坊鄰居的風言風語,父母真的是「聽聽就好不需要太在意」,媽媽應該勇敢的相信自己的直覺(common sence),因為母性的直覺,往往最後都是對的。

  這顛覆性的理論,席捲了當代許多悶到不行的家庭主婦,她們被文化禁錮已久,終於心情得以被釋放開來。史巴克醫師的魅力不是在於他「說」了多少知識,而是他停止發表教條式言論,願意坐下來「聽」媽媽說話,並且相信與尊重主要照顧者的直覺與感受。然而史巴克醫師也並不是鼓吹「放任孩子不教養」,他在書中也提到類似「溫柔而堅定」的概念, 希望家長能勇於承擔教養的責任,扮演著孩子心中可依靠的安全港灣。

 

終身學習的典範

  史巴克醫師當時雖然已經名滿天下,但是他仍不斷的汲取新知,將《嬰幼兒照護指南》一書不斷的再版翻修,邀請兒童心理學專家進入編輯群,並虛心接受時代的改變,比如說從傳統文化上忽略父親在教養上的責任,到後來更正版本,將父親的重要角色性加入書中內容等等,都讓人見證了史巴克醫師「活到老,學到老」終身學習的榜樣。

  史巴克醫師已經於一九九八年去世,但他的育兒照護觀念,持續影響著二十一世紀的父母,也成為了我個人的學習典範。他從不與人針鋒相對,盡力廣納各個不同學派,並尊重父母的想法,期望取得「專業知識、輕鬆父母、保護兒童」的三贏策略,不讓任何一方過度被強調,進而去傷害另外兩個也同樣重要的支持角色。他的理念支持我寫下《輕鬆當爸媽,孩子更健康》的育兒書,也啟發我邀請各種不同領域的專家,來共同組成《愛+好醫生》節目顧問,解決兒童的各種疑難雜症。

  我並不想扮演媽媽界的劉德華,真要說的話,我想成為的是「媽媽界的偶像」----史巴克醫師。

 

 

 

 

 


 


 

專家開講:黃瑽寧 醫師 

現職:馬偕兒童醫院 小兒感染科主治醫師
經歷:馬偕紀念醫院小兒科住院醫師、總醫師、馬偕紀念醫院感染科研究員、小兒急救加護重症科主治醫師

 

        


【黃瑽寧醫師專欄】
小孩牙齒黑黑,不見得是蛀牙
 

 

黃瑽寧  馬偕兒童醫院兒童感染科 主治醫師

 

 

《以下內容為 veryWed 非常婚禮版權所有, 非經書面授權, 請勿轉載》 

 


我的朋友是一位醫師,她的太太是全職的家庭主婦,每天自己準備食物給孩子吃,不吃零食,餐餐刷牙。然而,只要兩個孩子張口一笑,全世界都看得到他們的牙齒佈滿黑斑,而且不是只有一顆牙,是幾乎每一顆都黑。

這位媽媽困擾極了。她去看了牙醫,牙醫師說沒有蛀牙,說孩子的牙齒很健康,至於為什麼會牙齒黑黑得呢?牙醫師說是體質關係。媽媽自己對著鏡子呲牙咧嘴,心裡暗忖,我跟我老公的牙都很潔白,哪裡來的黑牙體質呢?

 

口腔內是細菌大本營

每次聽到媒體在討論是馬桶上的細菌多,還是毛巾上的細菌多,我就忍不住想笑。真的要比個高下,那人類口腔中的細菌一定最多!從牙齒,舌頭,口腔內壁,大概住了兩百億隻以上的細菌,總重量高達二百毫克。所以下次在跟家人玩親親的時候,想像一下,你其實已經把幾百萬隻細菌跟對方交流了一下。曾經有一位牙醫師跟我說,其實「蛀牙」是人類最普遍的傳染性疾病,讓我這個感染專科醫師聽了一驚,心想還真是如此!

不過這麼多細菌住在人體的口腔中,還是有分好細菌跟壞細菌的,比如說蛀牙菌,就是屬於壞細菌,但其他的細菌,就不見得那麼的壞。有的時候我們過度的清潔口腔,比如說每天使用「含殺菌成分的漱口水」漱十幾次,反而會破壞口腔的菌生態平衡。但是另一方面,家中如果有成員老是不刷牙,口腔清潔做得很糟糕,造成口腔壞細菌滋生,這不只是影響到個人,也會間接把壞細菌傳播給家中其他成員,讓別人的牙齒也變得不健康,可以說是害己又害人!

 

小孩的牙齒黑黑,成分是含鐵的化合物

回到我們一開始的故事,為什麼朋友的小孩沒有蛀牙,但是卻有滿口的黑牙呢?

這種不屬於蛀牙的黑黑牙齒,通常存在於牙齦上緣,以線條加上少許斑點為表現,恆齒乳齒都可能發生,但還是比較常見在乳齒。這種黑黑線條,家長怎麼刷也刷不掉,就算給牙醫師洗牙刮乾淨之後,還是有可能會再度染色。

於是有牙醫師將這些黑黑的東西刮下來加以分析,發現主要的成份,是不溶性的含鐵化合物,比如說硫化鐵之類的物質,以及高量的鈣質與磷酸鹽。他們又進一步發現,這些含鐵化合物是經由口腔的某一群細菌,分泌出硫化氫,然後與口水中的鐵質產生化學反應,所製造出來的物質。曾經就在西班牙的一個研究中發現,那些有額外補充鐵劑維他命的小孩,特別容易發生這種黑黑牙齒的情形。

 

有一群口腔細菌,會釋放較多的硫化氫

當然除了口水中的鐵質較多之外,科學家也好奇口腔中哪些細菌,比較容易讓牙齒黑黑。研究發現,這些孩子口腔的放線菌種特別的多,而放線菌種正是會釋放硫化氫的細菌,整個前因後果應該就非常完整了。

好消息是,這些有黑黑放線菌寄生的牙齒,蛀牙的機率反而比一般孩童更低,可能是因為排擠了蛀牙菌的生長,或是其他未知的因素。但瞭解了這項知識,至少我的媽媽朋友可以鬆一口氣,不需要再整天自責是否沒有把孩子的牙顧好了。

但我還是要特別提醒,大家如果看到孩子的牙齒變黑,還是給兒童牙醫檢查一下比較妥當,千萬別自作聰明,小孩牙兒都蛀光了還渾然不知,那就不太妙囉!

 

結論

總而言之,小孩如果牙齒黑黑,但有在兒童牙科定期追蹤,那麼就不用擔心,長大會比較好,但家長要避免自做主張給孩子吃鐵劑。如果牙科醫師說有小孩有蛀牙,那麼全家人都要注意口腔清潔,不能只是怪罪小孩。

 

 

 

  


 

專家開講:黃瑽寧 醫師 

現職:馬偕兒童醫院 小兒感染科主治醫師
經歷:馬偕紀念醫院小兒科住院醫師、總醫師、馬偕紀念醫院感染科研究員、小兒急救加護重症科主治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