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節已近中秋,陽光也開始變的溫柔,就連風兒也放緩了那匆匆的腳步,輕輕的撫慰著即將離去的綠色,那南山的瘦菊張揚著花香,聆聽著秋的呼吸,夏日的心事還沒來的急收起,就隨著一朵朵夏花的悄然墜地,跌落一地嫣紅,飄落一池花香,一些秋蟲還在做著努力,有一聲沒一聲的鳴叫著,仿佛在用最後的時光欣賞著秋的美麗。

風隨不願意飄零著花香,但被秋風淺淺劃過,葉子上還是留下了秋的痕跡,它們雖未飄零。但已經沒了往昔的翠綠,開始有一些斑點有一些枯黃,也許這就是時光的腳印,無論葉子願不願意,它們終將離去,但是它們不會後悔,畢竟曾經擁有過一場花事,畢竟有過夏日的輝煌,秋風還在輕輕的吹著大地,秋雨還在洗刷著過去,而人的思緒卻在這秋季裏慢慢聚集,告別這一場無果的花事,等待著秋風飄零著落葉,等待著冬雪覆蓋著大地,那時也許會有一個溫暖的冬日。

你和我,原本隔著千山萬水,到頭來,只是山一程、水一程,便在一起了。

 

你和我,本來是兩條平行的直線,只是一瞬間的回頭,便遇見了,然後壓彎了自己,相交相連,你為我回眸,驚豔,多情。

 

一次簡短的相遇,如果觸動了心靈,便是揮之不去的感動,在心底推開一層層漣漪,拍打到岸邊,還要折回來。愛情注定無法平靜,即便青春不再,也有盛夏的夜晚,臉頰有你柔軟的風拂過,往心裏流,季節輪回,也無法抹去。

 

你的世界,我來過!就在你從未覺察的時候,我無數次想象有那麼一個人,站在生活的對岸,如夢幻。當所有的假象被揭開的時候,原來,我一直在等等等、尋尋尋,只為你的出現。其實,你和我一樣在等吧,要不,一切也不會那麼亟不可待。

 

愛你,是此生的渴望。我走遍天涯海角,在尋找近在咫尺的愛情,有風的日子,可以沐風而行,有雨的日子,可以煙雨入夢,有陽光的日子,可以如影隨形,有雪的日子,可以相擁溫暖,所有的假設,在你出現的時候,變成了現實。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世界總是妙不可言,卻也苦不堪言。在愛情的路上,並不是所有的花朵都能精確地落進最愛的一段河流,哪怕,落准了位置,也可能被浪花打翻。我們的遇見,會是什麼樣的結局,除了無奈的歎息,還有彼此的不離不棄。我堅信,所有相愛的人都能修成正果,哪怕錯過了開花結果的季節。愛的果實,味道如何,其實只有我和你知道,好與壞,其實,仍舊把握在自己手中。

 

當所有的風風雨雨回歸平靜,風過無痕,只有記憶猶新。心傷了,總有愈合的時候,時光走了,卻再也沒有了。所以,我拼命抓住時光,把所有的愛給你,打破原有的寧靜,為你而來。你一定也和我一樣,思念切切,不管是擔憂還是退讓,承受還是改變,來來去去都是甜蜜。

 

常常,一個人靜靜地遐想,穿越時空的隧道,尋找到獨自生活的你,即便不能得到,至少也沒有了不敢追求你的遺憾。當然,我還要穿越到未來,把所有不能和你在一起的時光省略,直接奔赴到相親相愛在一起的日日夜夜。也許,這樣會縮短我的壽命,但命再長,也是沒有你的孤獨,是一種煎熬,這樣的時光,寧願舍去。

 

我愛你,不能看到你愛的淚水,只渴望你愛的美麗,渴望一起看日出日落,即便天空下著雨,也是晨曦和夜雨的纏綿。

 

此刻,我的思緒很亂,卻無法停止愛你的感受。你的美麗,輕輕劃過我的靈魂,豐盈了一場愛的神話。我用你的名字澆灌生命,從此,思念的藤蔓瘋長,就在你幸福的港灣。

 

今生,為尋你而來,請你別再走遠,不再讓我孤零零一個人行走。

 

當繁華落盡,風雨不再,時光老去,生活依舊有你的色彩。

人到中年,漸漸的學會了獨處,學會了一個人行走,喜歡與人不遠不近的相處,懂得了慎言和自律,生活終是要有橋橋渡,無橋自渡,謹慎言論,不隨意去評判別人,不人雲亦雲,也是一種修為。有些心事,只適合安放在文字裏,有些話只說與懂得的人聽,有些事情只能自己來消化,茶涼了,自行續上,一個人的冷暖,終要自知,中年如茶,茶香自品,中年如水,靜水深流。

 

中年,是一個分水嶺,退去幼稚,走向成熟,一路走來,經過風雨,也賞過彩虹,走過寬闊,也爬過高山,慢慢的才知道,總有一些風景,注定要錯過,別太糾結,與其執著,不如隨緣,總有些事情,要自己來承擔,別太忙碌了,雖然肩上的責任越來越重,但也要懂得愛自己,也別總是抱怨,生活就是會有不如意,別想太多,就會快樂。走自己選擇的路,過自己想要的生活,覺得累了,就停下來抱抱自己,歲月漫長,終要冷暖自知

 

中年的山水,已不再是朦朦朧朧,而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求的是那份真,中年的生活,不再追求轟轟烈烈,而是銀碗裏盛雪的清寧,開始喜歡穿舒適的衣服,飲食也不求多豐盛,更注重的是家人的健康,開始學會安享生活,流連於街市,能為愛的人煮一鍋湯,牽著孩子的手看看風景,就是幸福,其實生活的真味,就是平淡,過得庸俗些也無妨。開始放慢腳步,做些自己喜歡的事,向內修剪自己,去掉繁雜,只求一份簡單。

 

人到中年,更知道自己肩上的責任,覺得上有老,下有小,也是一種甜蜜的負擔,從前不管不顧,現在成了心甘情願的付出,盡力的強大自已,精心的呵護著家庭,風雨來時,能為家人撐一把傘,塵世浮沉,能做一面能依靠的牆,努力完善自己,越發懂得陪伴的重要性,外面的世界雖然很精彩,最暖的還是夜晚為自己點亮的那盞燈,季節的風,歲月的景都可以遠走,能留下的還是那份陪伴的暖。

 

人到中年,開始喜靜了,傾心於恬淡素雅,如深山的菊,不再在乎開的有多豔,而更注重內心的修養,安靜,是繁華喧囂外的一份領悟,是靈魂的救贖,閑暇時,看看書,喝喝茶,讓心靈得到舒展,茶能潤心,書能香我何須花,將所有的喧囂泛沉,都隔在窗外,把心安放在靜處,就會聽到花開的聲音,靈魂也能在獨處中升華,人生最珍貴的,是經過世事沉浮,仍能和心靈深處的那個自己對話,便是最美的修行。

 

人到中年,一個悟字,濃縮了所有,中年如茶,細品,便會品出千般滋味,生活,總會有起落浮沉,你執著,你無奈,該來的也一定會來,該去的也留不住,有些時候,過於執著會傷心,過於奔波會傷身,學會和生活握手言和,安於當下,積極把握,坦然面對,有些事,不再耿耿於懷,有些人,開始學會放手,在時光中淬煉自己,中年的心境,多了一份波瀾不驚,每一段歲月都是一種經曆,花開花落,柴米油鹽,一切,不過是生活

 

隔著歲月的雲煙,我們都在經曆著,等待著,遺忘著,生活就是一個學習的過程,學習理解,學會寬容,學會與生活握手言和,最終改變的是自己,人生就是一個懂得的過程,默默的承受,暗自堅強,最經學會了拿得起放得下,踏上了重新開始的路,人生僅一程山水換一份懂得,沒有什麼是永遠,也沒有什麼需要過於執著,心坦然,則光陰安暖。

 

錢鐘書說:洗一個澡,看一朵花,吃一頓飯,假使你覺得快活,並非全因為澡洗得幹淨,花開得好,或者菜合你口味,主要因為你心上沒有掛礙。人到中年,終於看清了時間,讀懂了生命。人生起起落落,有多少事我們能夠主宰呢,不如順其自然,總起風的晨,總有絢爛的黃昏,也總有雨露滋潤花事,一切皆是定數,生活其實不需要太多,你若只是一味的撿拾,而不懂得舍棄,人生便會負累,學會放下,難得一份輕松自在。

 

人到中年,滄海桑田,從前一直看不透的,慢慢的也就淡了,一直執著的,慢慢的就放下了,逐漸知道,手裏能夠握住的,才是最珍貴的,人到中年,最難得的是那份懂得。

(一)秋光

 

秋天的陽光暖暖的,微熏著我的臉,我像醉了酒似的,臉龐微紅,閉上眼睛,感受晨光的撫摸。

 

站在晨光下,接受它的洗禮,心湖泛起陣陣漣漪,柔了固執,暖了悲傷。

 

想起江畔河的秋光,湖水在晨光的照耀下,笑開了臉,多情的眸子閃著晶瑩的淚光,含情脈脈的將綠樹、白雲、藍天盡收眼底。

 

燦爛的是波光粼粼,平靜的是河水相依。

 

想起校園裏秋日的暖陽,母親與我,站在溫柔的陽光下,享受它親切的哺乳,我們就像孩子一樣,穿了短衣短褲,盡情做著各種體操,不管動作美觀與否,不管路人奇異的目光,貪婪的吸收著秋光給予我們的營養。( 文章閱讀網:www.sanwen.net )

 

秋光暖融融,心靜地自寬。

 

(二)秋風

 

多少秋風掃落葉,多少秋愁隨風去。暗自傷神。多少個秋風瑟瑟的夜晚,含淚而泣,默然相守,在等待著誰的歸來?那些秋風掠過心湖的日子,苦了等待,愁了心結。

 

執淚相看,寂靜相望,多少柔情一陣秋風向東去。曾經,於秋風中撿起片片紅葉,遞於手上,放於心間。曾經,於秋風中挽手相扣,迎著秋涼,絮語含情。

 

只是秋風帶走了最初的甜蜜,留下一個人孤獨地守望。難言情深深,雨蒙蒙,只為相守一季的溫存。一片落葉,在秋風中翻滾,片片離愁,能與誰訴?

 

又是一季的秋風,母親陪伴在我身旁,不離不棄,多少個秋風拂面的早上,母親帶著我坐在綠意仍在的江南深處,看那還是綠意盈盈的大草坪,深切感受秋天的生機勃勃。雖然花兒已謝了,但紫荊花仍在枝頭傲然綻放;雖然草兒多數已泛黃,可是仍有那麼一點綠色的希望在泥土上堅守最後的光澤。

 

又是一季的初秋,母親與我在校園草地上迎風而坐,草地上是一棵棵伸展著綠葉的大榕樹,透過茂密綠葉的縫隙,陽光像金色的毯子披在身上,秋風暖和,帶著絲絲的清冷而溫柔的涼意,將陽光吹得散散落落,像金色的絨毛,鋪展在身上,暖意在身上遊串,閉上眼睛,仿佛到達了天堂,看了輝煌的宮殿,才發現,原來太陽神一直在照耀著我們,只是我一直被人間的淒風苦雨蒙蔽,忘記燈火闌珊處,還有一個人一直用她親切的目光,注視著我;忘記了在曾經受傷的秋天裏,還有一個人一直在家的那頭深情地守望,透過她的目光,我感覺到了一種深深地震撼!

 

秋風相隨,痛苦後是療傷的溫暖,這一季的花開,是紫荊的花開,象征著秋季裏不敗的堅強;這一季的秋風,是母愛深深的秋風,將寒意驅趕,陽光般的溫暖,蕩漾在心房。

  • 春雪

2017年的第一場大雪 比平常來得更晚些,已過立春節氣,雪是半夜下的,我披衣起床,來到室外,走在簌簌的雪中,忽然就想到了韓愈的《春雪》,“新年都未有芳華,二月初驚見草芽。白雪卻嫌草色晚,故穿庭樹作飛花”, 外面一片死寂,我走在雪地裏,耳旁響起“咯吱、咯吱”的美妙聲音,加上雪花擦過衣服的“沙沙”聲,簡直就是一首動聽的冬天歌曲。我抬起頭,望著天空,雪花就像扯破了的棉絮一樣,一朵朵、一簇簇、一團團的雪紛紛揚揚飄落下來,飄到地上、樹上、房頂上,也飄到我的臉上、手上。我深深地吸一口氣,雪的清涼和甜蜜便沁入了我的心底。

 

一陣風吹來,雪花便打亂了“陣行”,隨心所欲、漫天飛舞。樹也穿上了“花衣”,每一條樹枝上都穿著一條白袖子,可真是讓人目不暇接啊!微風拂過,樹上的雪便在寒風中輕盈地飄落下來來,像雨絲般落下來,在天空中翩翩起舞。雪密密地飄著,像是織出了一面白網,遠處的景物籠罩在一片白色之中,若隱若現,好似雪霧仙境。

 

雪已經給大地鍍上了一層厚厚的銀邊,像穿上了厚厚的冬衣,但好像還是滿足不了大家的心願似的,還是不停地下。看著地上厚厚地積雪、真想立刻堆一個大雪人,再打一場雪仗,該是多麼有趣啊!一會兒,雪花徐徐飄下,像輕悠悠的鵝毛;一會兒,雪花猛烈地撞擊著,像小舞人在跳舞,多麼輕快的身影,多麼飄逸的舞蹈,多麼活潑的姿態。雪花下地漸漸慢了下來,變的越來越溫和,像一個小孩哭累了似的,要打盹了。這時的雪花的姿態格外引人注目,像是跳起了,慢慢悠悠,而不像剛才那樣龍飛鳳舞了。

 

……………………………..

 

到家的時候路上已經白了,窩在暖融融的暖氣房中看《浮生六記》,有種偷得浮生半日閑的小幸福。睡前檢查門窗,窗外雪光耀眼,天地間一片昏黃,恍若深冬景象,趕緊跑回被窩,還不到十二點,幸福地睡下了

 

早上起來一看,積雪已經厚厚一層,這樣的天氣應該放慢節奏,於是慢悠悠地洗漱,慢悠悠地上了路,慢悠悠地拍著照,路上行人不少,還有辛勤的環衛工人在掃雪,等到進了單位的院子,除了草坪上的純白一片,路上的積雪已經被掃幹淨了,讓人感慨:美好的事物太容易逝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