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節蔥翠,花事未央,風吹落的香息在紅塵裏輕舞飛揚,那些舊年的光景,如何在一溪水,一雲月,一花露間,做到輕風不染眉間,淡淡而過呢,我不知,你不知,誰人知。

 

是啊,一紙紅塵,誰知我心,塵世行走,誰懂我意,有些緣途經風雨,走著走著就散了,就一如這陌上花開,開著開著就謝了,人生就在花開花落裏,染著欣喜,染著悲涼,染著惆悵,隔著一紙心緒,寂寞生煙,幽香且瀲灩,其實你知與不知,我都想說,不論我們走出多遠,眷戀會一直在,惦念會一直在,心也會一直在。

 

那些曾經揮之不去的心動,一不小心就落滿了憂傷的湖面,一層層微漪,在心的深處蕩漾,就猶如撞見那些落淚的詩句,讓你莫名地墜入深谷,也許只有時光和自己的心懂,懂這一場緣的聚散,皆是最深的紅塵裏最好的修行。

 

人生就是這樣,有好多的無奈,時不時會侵入你的靈魂,那些看得見的,看不見的,在乎的,不在乎的,你的,我的,誰又能說得清,理得清呢,如若將心放空,是不是就會不染塵世迷茫,是不是就會有雲朵落在心中,使一顆心安靜如初呢。

 

紙上的光陰,我只有依心種字,與草木結緣,與光陰暖伴,與歲月靜守,與自己的心輕擁,因為只有它們懂我,懂我那些乖巧的,深情的,溫婉的,亦惑憂鬱的書寫,都是我指尖墨色蘊養的紅塵煙火,人生慰藉,如蝶飛舞,迷醉,如草清香,淡淡。

 

人生路上,你知與不知,懂與不懂,不去管,我只需,將一路收集的暗香種植在豐盈的內心,使一顆心終是不會隨繁花落盡而凋零,因為心靈的某個地方,你始終在,那些美與憂傷早已融進了我的每一寸肌膚,每一滴血液,任時光荏苒,我只與草木微笑向暖,與歲月芬芳妖嬈,將愛握在手心,折疊,悉數珍藏一路的歡樂與憂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