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花開。等花落。等待花期,然後看它凋謝。

 

那一場盛放,為誰而開?

 

思念的人不懂,被思念的人不知,花兒只給心愛的人看。

 

所以它很努力地綻放著自己每一片花瓣,舒展自己每一根筋絡,直到沒有力氣。

 

花的心事有誰知,花的嫁衣為誰而披?

 

恨只恨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所有愛戀化作了東流水。

 

看破紅塵萬物,看透兒女情長,終逃不過情字一劫。

 

那是所有花朵最痛的秘密。不可說,不可說,一說就破。

 

如果有如果,那可不可以下一場思念雨,讓他知道,這場思念有多無聲,有多細緻,有多苦澀,有多厚重,有多深刻。可不可以將心裏的淚水流幹,讓淚化作相思雨,讓我天真地以為下過雨就會是晴天流過淚就會有人疼惜。

 

如果註定不可能,那可不可以從來就未曾遇見,從來不曾知曉,就變作兩條互不干擾的平行線,一生都不會相逢。可是我遇見了你啊,我怎能不心動,怎能不心痛,怎能不心酸?當你氣宇軒昂地從我面前走過,那一刻,我的心低到了塵埃裏。為什麼?如此卑微,如此小心地仰望著你,你卻從來不給憐惜。我也是花兒,我的翅膀薄如蟬翼,你卻只用腳來踏,讓我粉身碎骨,我還在所不惜。

 

花開花敗,只為卿。

 

花的婚禮,期待一個期許和一個未完成的諾言。

 

沒有永遠的美麗,卻有不變的誓言。

 

山盟海誓,生生不離。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