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回 veryWed 部落格首頁 | 管理介面

Hi! 我是 opinionsites,歡迎參觀我的部落格

這個五月,摘一朵清閒,提二三兩清淺,我在暮色裏,聽一簾風的情話,安靜的微笑,傾心的聆聽,搖曳的心,繾綣了一簾幽夢。也許,繁華的盛放,都是人間芳菲的過客,只有恰到好處的美麗,才是歲月深處最深的暖,淡淡的卻是溫情的。

 

想來,這個塵世最動人的,應是指間的一記深情與了然,若蓮花般靜謐溫柔,那是千帆過盡後的平靜如初。而我始終相信,默契與懂得是月下未眠的花朵,百轉深情,幽芳自遠,它們會在歲月的枝頭開出最美的情懷,不會疏離,亦不會凋落。

 

常常,獨坐闌珊和自己虛度時光。聽一首單曲,迴圈著一遍又一遍:看屋簷下的雨滴,淅瀝著一滴又一滴;風一輕拂,便會想起遠方的你,想出了滿目的花朵,那是我甘願低眉的原因。

 

總是期望,無論身邊走過多少人,總會有個人,可以陪我從日出走到日暮,陪我看遍所有塵世冷暖。因為深信,相伴的每一縷時光,都能生出別樣的蔥籠,就像山風與花樹絮語,是引路的沉香。

 

這個時節,天氣已回暖。看樹影穿越枯澀與沉寂日漸蔥籠,光陰的流動歡愉著一場新的生涯,安暖又生香。折一枝花柳,等你在最初的季節。用心甘情願,成全著一份隔山隔水的念想。誠然,存在便是最好的長情,而所謂的告白,不過是安靜的一粥一飯,那恰是我餘生最愛的煙火。

 

若你溫柔待人,歲月必定也會待你溫柔,看到的一句話,很喜歡。漫漫時光,水如月涼,盈虧都是不隨人意而流轉的。這本就是個因果的世界,人與人之間唯有相惜,才會相暖。

 

這塵世終歸太荒涼,我們是需要彼此的溫度來取暖的。所以,珍惜在一起的緣分吧。兩個人能相遇,相依,相惜,是多幸運的一件事呢。此生,誰又能比誰活的更長。

 

輕撚歲月落在今生的痕跡,只想許一個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願:若我不離,請你不棄,微笑向暖,天天,月月,年年。要知道,煙火的兩岸,唯有不辜負光陰,不違背心意,才是安穩與靜好的妥帖。這樣的一種明媚,會在流年的光影裏淺笑而安,如初見,如,與你。

 

其實,相對於熱烈,我更喜歡長情,不聒噪,不淺薄,不輕易允諾,更不氾濫深情,要麼無交集,要麼一輩子也不分離。這樣的一種遇見,哪怕只單純的陪伴,都是快樂,而心情,亦會隨著一朵花的綻放,隨著一個人的微笑,而暖暖。

據報導,美國女演員寡姐斯嘉麗·詹森已經向其丈夫羅曼·多裏亞克提起了離婚訴訟,並且預計將就其女兒的監護權展開一場艱難的爭奪。

 

今年一月份當地媒體報導稱這對夫妻去年就已經分居了,而寡姐在最近幾次公開活動中也沒有戴結婚戒指。

 

據《紐約郵報》報導,本週二寡姐的律師朱迪思·波勒向多裏亞克的律師哈羅德·邁耶森提出了離婚訴狀。

 

據邁耶森表示稱,鑒於寡姐“要做很多旅行”,多裏亞克正在爭取獲得這對夫妻女兒羅斯·桃樂茜·多裏亞克的監護權,並想帶她和自己一起到法國居住,但是寡姐將可以定期看到自己的女兒。

 

該律師在《紐約日報》上的報導中說道:“這將是一個有趣(合法)的過程。”

 

在生下女兒羅斯·桃樂茜之後,寡姐和記者、藝術品收藏家多裏亞克於2014年在美國秘密結婚。

 

週四,在牙買加的蒙特哥貝,汗梅根馬克爾和哈裏王子的一些摯友一起參加了好友的一場婚禮。

 

婚禮上,馬克爾作為皇家成員掉髮治療身穿長花裙,佩戴太陽鏡,作為14位接待者之一的她後來換上了深藍色的運動上衣和褲子。

 

對於馬克爾來說,這似乎是她第一次和哈裏王子一起出席婚禮,這也意味著這對情侶的一次公開露面。

 

在婚禮上,一位出席者對人民網記者說兩人一直在秀恩愛,還有一次親密接吻。“哈裏和馬克爾看起來很恩愛,”爆料者說,他還說在這“愉快的”婚禮上哈裏大部分時間都用來向朋友們介紹女友。

 

爆料者說,席間哈裏甚至起身為馬克爾跳了一小段舞。

 

在挪威和哈裏度過了浪漫的假期按揭貸款服務後,馬克爾一月和二月大部分時間都和哈裏在倫敦度過——呆在肯辛頓宮的諾丁漢別墅——但二月中旬她便返回多倫多準備《金裝律師》下一季的拍攝。

 

據當地媒體報導,哈裏於週三下午抵達蒙特哥貝的國際機場。馬克爾則從老家多倫多獨自柏傲灣floor plan飛回。廣播電臺稱二人將在加勒比海度過一周時光。

前特首曾蔭權爵士任內構思及獲批逾十五億元購置的新空管系統,前日因為用戶個人設定總數超出上限而「死機」。據悉,上月空管人員收到指示,要求減少個人設定數量。熟悉系統運作人士指,該指示反映民航處是知道新空管系統不懂得自動騰空記憶體,在暫時未找到「病因」的情況下,只能「斬腳趾避沙蟲」要求減少設定數量大陸旅遊。有團體批評民航處高層管理不善,明知有危機仍不主動公布,任由死機事故發生而不積極防範。民航處指個人設定總數預設上限五千五百個,處方有四百名空管人員平均每人有十多項個人設定,故障的原因細節,正要求承辦商提交解決方案,包括加入超過預設上限警示功能。

李天柱在引入新空管系統時顯得甚有信心。(資料圖片)

新空管系統自啟用後問題多多,最新一宗是前日早上約十一時半,航班數據處理器因為用戶個人設定的總數超出上限,導致雷達顯示屏有部分航班未能顯示全部飛行資料,更導致本港離港航班「停飛」十五分鐘。民航處表示故障期間,共有八個航班的部分資料未能顯示,但一直與空管中心透過語音系統聯絡。

 

僅指示前線減個人設定

所謂「用戶個人設定」,其實是空管人員在各工作崗位處理航班升降時,個人慣用的系統設定,例如字體大小等。據了解,民航處早年培訓員工時,曾稱每名空管人員於每個工作崗位可儲存十個個人設定花灑,而每名空管人員可能在十五至二十個崗位工作,換言之每人可儲存的個人設定上限為一百五十個至二百個。

 

不過,現時運作下,每名空管人員在每個工作崗位大約只儲存兩至三個個人設定,與之前受訓時可容許設定數目相距甚遠,但空管人員上月接到指示,要求再減少儲存個人設定數目,消息人士說這個指令更反映空管系統「病入膏肓」的危機存在。

 

熟悉空管系統運作的機場發展關注網絡發言人巫堃泰表示,新空管系統同一時間可處理最少一千個用戶個人設定,如空管人員被要求減少儲存個人設定,反映民航處可能早知道新空管系統出現「記憶體漏失」問題,即系統不懂得自動關閉暫時毋須處理的個人設定,騰空記憶體處理其他工作,記憶體不足導致「死機」。

 

巫堃泰估計,可能民航處仍未找到方法解決問題,只能「斬腳趾避沙蟲」要求空管人員減少儲存個人設定數量,亦有可能涉及新空管系統驗收程序出錯,民航處未有及早察覺問題。

每位空管人員的工作電腦內均會有個人設定,不料成為「致命傷」。(設計圖片)

未調校系統堵漏洞捱轟

關注新空管系統表現的廿三萬監察發言人王國興批評,前日事故屬於低級錯誤,很難容忍,他批評民航處管理不善,分明知道「記憶體漏失」有導致「死機」的危機,但沒有主動公布,亦沒有主動調校系統以限制空管人員儲存個人設定數目,任由事故發生。他期望專家小組認真找出新空管系統磨合期種種事故的真正「病因」,徹底解決問題。

 

另外,機場網頁顯示,前日上午十一時廿八分至十一時四十三分,即空管系統發生問題而需要延遲放行離港航班的十五分鐘內,原定有七班客機及一班貨機離港,當中有七班機最終起飛時間比原來延遲成立公司,而該十五分鐘內亦只有三班機起飛,比平日一至兩分鐘便有航班起飛大幅減少。

 

記者 楊耀登、楊嘉莉

 

原文地址: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0410/00174_001.html

【本報訊】回收商貨車短路起火報銷,兩周後新車又遭縱火焚毀!元朗屏興里一個停車場本月初有一輛回收廢料貨車,疑因電線短路起火燒毀。事隔兩星期,回收商已另買一輛回收廢料貨車,詎料新車昨又突然起火焚毀四國旅遊,消防到場將火救熄,調查後認為事件有可疑,警方將案列作縱火案追查。

回收貨車車主到場助查。(郭垂垂攝)

車主稱無結怨及欠債

事件中的回收車車主姓黃(五十九歲),從事回收紙皮生意,一年半前實德金融,以一千二百元月租元朗屏興里一個露天停車場車位。本月七日凌晨一時許,黃停泊於上址的一輛回收廢料貨車突然起火,消防到場將火救熄,調查後認為是電線短路引起。數日前,他再以十多萬元購入一輛二手回收廢料貨車。

 

前晚十時許,黃將該輛新車,停泊於上址停車場後離去。至昨凌晨一時許,停車場保安員突聞到燒焦味,循味察看時,赫見該輛貨車的車頭正着火焚燒,立即報案。消防員出動兩隊煙帽隊開喉灌救,約六分鐘後將火救熄。貨車車頭嚴重焚毀,車斗亦燒穿,旁邊一輛輕型貨車亦被波及,車門被熏黑,大堆紙皮散落地上。消防員經初步調查後,認為無自然起火原因,事件有可疑。

 

黃及姓何(四十一歲)輕型貨車車主事後到場助查。黃對事件感到無奈,稱自己無得罪人,亦無生意糾紛及欠債,不知為何車被燒。警方將案件列作縱火案處理,交由元朗警區刑事調查隊跟進黃斑病,正追查縱火狂徒的下落。

 

原文地址: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0321/00176_070.html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