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華麗「精緻得像是在等待毀滅。」 --老婆篇

hsiehshihyung
 
2015-05-14
 

 

前言

俄羅斯,套句作家木心的話:華麗「精緻得像是在等待毀滅。」

望著這些粉雕玉琢的建築,不知為何,當下我卻一直想到歐陽修的一句詩詞:不道物新人漸老。

How I wish you were here, my dear parents, relatives and friends.

一生一次的蜜月行  

我和老公沒挑旅行社   但感恩  因朋友推薦選到這個很專業的領隊  

也讓對跟團旅遊抗拒的我們倆對這次蜜月行感到滿意 

 

1. 

好像是柯慈《少年時》中,作者又援引他人的話。確切語句記不清楚,大意是說消極的文學(閱讀?)是沉湎於杜絕現實的象牙塔中;

反之,則從中汲取抗衡現實的力量。

想望者總認為世界之外還有個世界,但第二個世界外又有第三、第四個,如同心圓般外擴,數不清、探不盡。他們的頭在天上,腳卻在地上。

(部份)堅忍不足,騷動有餘。較之終生足不出戶,固守地域一隅,卻能一掌人生事的某些上一代或上上代,我甚軟弱嬌貴,面對生活中的挫敗

和生命中不願經歷的道路,我得藉由出走與觀看來尋求慰藉和力量。




2.

我欣賞俄國的嚴寒與廣袤;她成就了戰鬥民族,成就了嚴密的扎實,成就了有容乃大。以食物為例,你無須擔憂市集購買的便宜罐裝蜂蜜、自製的

果醬或私釀的蜂蜜酒不夠純正;主食之一黑麵包,光揉麵團和發酵就要近兩天,後續製作又繁瑣耗時,但他們絕對按部就班,不容馬虎;某特別的

冰淇淋球口感竟如嗑蛋糕,且摻有綿密實在的穀麥類食材,口口驚豔。



俄羅斯人也實事求是。例如:和德國人交戰的期間,凱薩琳宮曾被洗劫毀壞,壁柱磚瓦遭到嚴重的摧殘,戰後修復時,俄國人堅持要以一模一樣的

建材照原圖修復,他們不要將就,不要擬真,即便這建材已不復生產。單單為這材料,他們上窮碧落下黃泉,終於在一個小村莊找著,不惜花大把

銀兩買回,修建宮殿。



 

再看看厚厚兩大本的文學鉅著《戰爭與和平》和《卡拉馬助夫的兄弟們》,還有柴可夫斯基的〈第一號鋼琴協奏曲〉,在在都是氣韻綿長、底蘊深厚,

屹立不搖的表徵,近乎真裡。這耐性和堅毅,難道霜雪大國不是推手之一?



 

再者,之所以讚揚她有容乃大,於公,乃因俄羅斯橫跨11個時區,至少180個民族;於私,如果把俄國比擬成一只搖籃,在那兒我覺得受乘載和容納。

這並不是說我有多融入或適應當地的風俗民情,而是說彷彿依侍著她天廣地寒、靜寂孤清的特質,團體中我無須為自己同等的寡言鮮語和拙舌笨口而

不安;不必著眼自身裡裡外外的不起眼。於此,我就是在平庸無特色也能廣受包容。我學習她的靜美,予不予人看早已失去意義;更無須口若懸河引

人注目,宣告自己的存在。

 

 

3

小說家朱天文就讀淡大時,曾口出豪語:「如果女孩兒必得出嫁,我就嫁給今天這陽光裡的風日,再無反顧。」如今,少女已步入暮年,

她果真言行合一,未與任一男子締結婚約。我彷彿能懂她說這話的情懷,為那有個比世間更廣大、更恆久、更高一等的層次和境界、更出

塵無可名狀的精神與情操。

俄國皇宮教堂內遍地瑬金,光可鑑人,猶如天文姊姊想望的燦陽下的光景,我卻想委身於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亞。因為聖潔,因為安寧,

因為堅毅。





4

走出小我,哪怕唯有一瞬,都會覺得自己光明澄澈。

 



 

 5

 我明瞭此行過後意味著什麼,我不缺勇氣,只是需要殲滅抗拒。絢燦後要能歸於平淡,即便墮入生活的窠臼,也要試著翻過它的背面。

卡夫卡說的:「我們要敢於冒險,敢冒險就是堅忍,我們要一心一意地投入生命,將一切的困難皆視若無睹地活下去。」視若無睹地活下去!

即使或許無可避免地終將失去那些生命中我看重的人事物,即使現實龐大粗礪,即使兜了一圈,我還在原地,都要堅韌,把從異國獲取的能量

分送給周遭的每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