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惡的林口長庚醫院-賴勁堯醫師..請各位水水一定要耐心看完..因為實在太可惡了

懷孕/求孕 心情抒發
可惡的林口長庚.賴勁堯 醫師


真的嗎??
不知道 ???
看到這麼惡劣的醫護人員 .
是還蠻心痛的

這是一封 從baby home轉寄而來的信件

我家雙胞胎是早產兒 .兩個都有餵食困難及胃食道逆流的問題.

因為吐的 太嚴重.兩人總是輪流住院.

不是吐到營養不良入院 打高蛋白的營養針.

就是吐到吸 入性肺炎呼吸衰竭住進加護病房.

讓我這個當媽的疲於奔 命.也心疼小孩一天吐十幾次的痛苦.

試想 .叫我一天吐十幾次.還天天吐.連吐幾個月 .

我大概都會受不了痛苦乾脆死了算了 .更何況是小孩子?

在不得不的情況下 .我決定讓他們接受腹腔鏡的胃底摺疊術.

而目前全 台灣用腹腔鏡做手術的只有林口*庚.連台大目前都沒有 .

因此我決 定帶他們到林口*庚動手術.

沒想到卻讓我墜入如惡 夢般的處境.

10月27日.

老大因為吐到脫水住進 *庚醫院.因為使用的抗逆流藥物已用到最強 .

老大三個小時吐五次 .藥物完全控制不下來 .

腸胃科主任趙 *卿說只有開刀一途.

而原本弟弟吐的狀況就 比哥哥嚴重.手術是早就排定的.

等於說這次 他們兩個要一起動手術.

於是腸胃科就將我們轉 給小兒外科賴*堯醫生.

11月2日.

弟弟先做 胃底摺疊術及胃造廔的更換.當天因為哥哥發燒.延至 4日 .

開完刀住一晚加護病房 .隔天轉入普通病房.

當天我就發覺弟弟有異 樣.發燒到40度.喘的很厲害.臉色蒼白 .眼神渙散.

因為弟弟之前就開過造 廔.此次只是更換而已.

醫生指示我每四小時灌 半奶一次.

沒想到牛奶竟然從造廔旁的傷口源源 不絕的滲漏出來.

衣服紗布全都濕了.根本穿不住也包 不住.

第一次看到這種景象 .我簡直嚇傻了.怎麼會有這種情況發生 ?

之前弟弟開的情形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啊!到底是怎麼了?

醫生跟我解釋是因為造 廔管跟鈕扣型造廔內部長的不一樣.

要我給它幾天的時間讓 它長肉.傷口就可以愈合的很好.就不會有滲漏的問題 .

可是看到造廔 漏的量那麼大.我真的懷疑會像醫生說的長肉就不漏了嗎 ?

我發現不管從嘴巴還是造廔灌牛奶或 水或藥.弟弟便會發燒 .

我將這種情況告訴住院 醫生.

三位住院醫生都駁斥我的說法 .都認為餵奶跟發燒沒關係.

可是我真的覺得有什麼 不對勁.

直覺告訴我弟弟新更換的造廔可能出 問題了.我不敢再餵.

但護士說醫生來電要我 一定要餵.

又勉強餵了一次 .果然又燒到40度了.

弟弟燒到呼吸急促 .臉色發黑.感覺整個人都快呼吸衰竭似的 .

護士打電話請住院醫生來 .

等好久都等不到 .我有一種快要失去弟弟的恐懼.

尤其在不 知道他到底怎麼了的情況下.我真的好害怕好害怕 .擔心的一直哭 .

好不容易等到值班的總 醫師來.沉重的腳步走來.

沒有看傷口 .沒有看病人.只站的遠遠的地方像個機器人一樣 .

他說:手術完發燒是正常的 .又不是汽車維修.修好了馬上可以上路 .

他是人.手術完也要等他長肉才能 恢復正常啊 !

總醫師濤濤不絕的講著他的大道理 .從頭到尾沒走過來看看我的孩子 .

他的言論 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其實一點道理也沒有 .

手術後發燒是正常的沒 錯.但高燒到40度就不正常.喘到臉變黑也不正常 .

他有許許多多不正常的地方 .
英明的總醫師請你過來看看我的孩子好嗎 ?

總醫師發表完言論後掉頭就走 .他說的話我跟爸爸完全無法反駁 .

我們的懷 疑.也只是懷疑.沒有確切證明弟弟到底發生什麼事 .

現在只能看醫生能不能盡快排檢查 .快點找出原因.
醫生終於指示停止餵奶 .

其實我早就不敢餵了 .在狀況不明的情況下.我寧可讓弟弟餓肚子 .

此時弟弟造廔口開始流出不明的透明 液體.可能是胃酸.

流了一整天 .傷口都潰爛了.

醫生指示塗上氧化鋅以 阻隔胃酸與皮膚接觸.

腹部脹的非常嚴重 .我插上造廔的排氣管以利排氣.

依舊整天高燒到 40度.生殖器紅腫.尿量減少 .

弟弟血液檢查報告出爐 .證實已有敗血症.

但醫生仍然不願排如腹 部超音波之類的檢查 .

他自認以他的醫術不可能有造廔滲漏 的問題.

弟弟依舊持續發燒到 40度.造廔還流出大量金黃色液體 .連護士都嚇一跳 .

醫生懷疑弟弟是被哥哥 傳染感冒.要我勤拍痰 .

可是哥哥並沒有感冒 .弟弟也是.

他根本就沒痰也沒感冒 .他只是喘的很厲害.發高燒也是會喘.

我想醫生 是不是判斷錯誤了?

早上住院醫生來 .爸爸跟住院醫生講我們的懷疑.

還告訴醫 生.可不可以趕快排檢查.看腹部有沒有滲漏的問題 .不然也拖好幾天了.

沒想到這樣講也不行 .爸爸被住院醫生兇說 :

什麼叫拖 .我聽你這樣講感覺很不爽......

等待也是一種治療 .看他出現的狀況來判斷病情

也是醫療 的一部份.怎麼叫拖?

可是我覺得我是主要照 顧者.弟弟的任何狀況只有我最清楚.

我確定他 一定哪裡有問題.要他們排程檢查有那麼難嗎?

被醫生罵 不不是第一次.

前幾天醫生來.爸爸只是告訴醫生弟弟昨 晚都無法入睡.

沒想到.醫生竟當著十幾個人的面 前兇爸爸:
十幾天沒睡好也不會喘.爸爸你不要過度解釋了!!

我家爸爸快四十歲了 .自己當老闆.

醫生當著十幾個人的面 前兇爸爸.像罵小孩一樣罵爸爸.

我家爸爸臉上青一陣紫 一陣. 好不容易才按倷住那口氣.

不過現在的人大家都被 醫生的態度嚇到.

當醫生有那麼了不起嗎 ?

只因為我們的小孩生病就要讓你兇好 玩的嗎?

今天小孩有狀況我們連講都不能講 .問都不能問嗎?

要不是為了小孩,爸爸 一定跟醫生當場嗆起來.真的是太過份了!

晚 2天開的哥哥已經恢復的很好.也開始進食 .

除了前2天輕微發燒 .一點點疼痛.也幾乎沒打止痛針.

因此我更 肯定弟弟的手術出了差錯.

手術完經過六天 .醫生終於肯檢查了.

好像檢查有損他的醫術 似的.一直堅持不肯檢查.

事實勝於雄辯 .漏就是漏.

不管你怎樣兇我們 .也不能改變事實.

用簡單的腹部超音波 .就看到整個腹腔都是膿水及發炎.也照到滲漏的地方 .

確定弟弟是腹膜炎及敗血症 .這就是高燒不退的原因.

稍後醫生到病房跟我解 釋.明天要再幫弟弟動一次手術.

再另開一 個新造廔.舊造廔則插上引流管.

醫生說別無選擇 .因為弟弟不會吃啊 !

我不解的是 .明明超音波就能檢查出來病因.

為什麼要 拖這麼久才檢查呢?讓他變的這麼嚴重?

第二次手術因為不需要 插呼吸器.所以不用到加護病房觀察.

而是到恢復室等小孩清 醒.再抱回病房.

我怕我會緊張過度 .而且哥哥也需要照顧.就讓爸爸去恢復室抱弟弟 .

我想.這次應該沒問題了吧 !心裡一直默默祈禱手術能一切順利.

大概 3 個小時.爸爸抱著弟弟回來了 .

因為麻藥還沒退 . 雖然在恢復室有醒來.但弟弟還是一直昏睡 .

晚上.發現弟弟傷口紗布被血水 染濕.按鈴請護士更換.

紗布一打開 .我都快昏倒.竟然有兩個各4公分左右的刀痕 .還有縫線.

怎麼會這樣 ?不是說舊的造廔停用插上引流管另開一個新造廔而已嗎 ?

怎麼變成開刀了 ??天啊!!

肚子給他開那麼大 .不痛死才怪.這麼會這樣?這麼會這樣?

手術的時 候.醫生還要爸爸回病房拿拔造廔的器具.

如果要給 弟弟開刀.是不是應該要跟我們說一聲才對??

說的跟做 的完全不一樣.手術同意書上也只寫胃造廔重建啊!

我們會到 林口*庚.就是因為全省那才有腹腔鏡 .傷口很小 .

結果換個新造廔 .只是門診手術(在診間就可更換的手術 ).
他肚皮卻給我開那麼大一刀.

我不能接 受.我不能接受.

第二天早上賴醫生來巡 房.我問他弟弟的肚子怎麼開成這樣.

他一副理 所當然莫名其妙的樣子.好像我問的是很奇怪的問題

賴醫師說 :

啊,本來 就是這樣啊!他肚子裡都是膿水.肉都爛了.

怎麼用腹 腔鏡?只好開刀用縫的.

什麼叫本來就這樣 ?

我又不是醫生.我怎麼知道本來是怎樣 ?

手術前醫生完全沒告知 .爸爸一直在手術房外等待.

他可以叫爸爸回來拿東 西.卻不能告訴我們手術要怎麼做嗎 ?

真的令人 很生氣耶!

為何不事先告知 ?講的輕描淡寫的.什麼只是另開一個洞 .
結果卻開了那麼大的一個傷口.

每個小孩 都是爸媽的心頭肉 .

連打個頭皮針都要父母的允許 .要開這麼大刀為什麼不用講清楚呢!

可是 .開都開了.我又能怎樣?

只好安慰 自己.如果弟弟狀況能改善.盡快恢復健康.這樣就好了 .

事以至此.生氣又有什麼用呢 ?

第二次手術後.弟弟依舊持續發燒 .

因為我老是覺得醫院的耳溫槍不準 .我就從家裡帶耳溫槍來.

有次半夜的時候弟弟燒 的好厲害.我量39度.

按鈴要護士過來再量一 次.護士量的卻只有37度4.

我要護士用手摸摸看 .這麼燙怎麼可能37度 4呢?

護士量了兩次都是 37度4.第三次才量到38度4.她交代我讓弟弟睡冰枕 .

可是弟弟手腳冰冷又一直發抖 .我怎麼讓他睡冰枕?

愈想愈不對勁 .這樣的熱度好像也不只38度4啊 .

我又量了一次 .天啊!40度6 .

按鈴叫另一位護士拿另 一個耳溫槍量.39度3.
護士趕快幫他塞屁股 .

什麼爛醫院用的爛耳溫槍 ?
難道我連量體溫都沒辦法信任你們嗎?
護士辯稱她們的耳溫槍是 設定肛溫.

那請問我的耳溫槍是設定什麼溫 ?

住馬偕時.護士用的百靈大隻的耳溫 槍溫度都比我的耳溫槍高.

我無法想像我兒子到底 燒到幾度.

第二次手術完經過很多天 .弟弟依然高燒不退.

醫生說要再抽血驗發炎 指數.

爸爸帶弟弟去治療室 .

沒想到抽了一個鐘頭 .扎了四五十針都抽不到血管.

爸爸都快 發飆了.很想罵人.

弟弟則是哭到快沒氣 .後來只好轉到加護病房去抽.人家一針就抽到了 .

看著弟弟手腳都是針孔 .真的好不捨.

這是醫院嗎 ?還是地獄?

我兒子白白胖胖的進來 .被你們搞成這樣.

我是不是在做惡夢 ?這個惡夢做的也太久了吧!

終於讓我等到弟弟一整 晚都沒燒.

這麼久第一次沒燒 .我想可能是新換的抗生素產生效果.好高興喔 !

我天真的以為我們離出院應該不遠了 .

早上醫生巡房.問過弟弟吃的狀況 .

便指示將靜脈導管及點滴拔掉 .也拿掉舊造廔上的引流管.
突然我覺得平常乖巧的弟弟有些噪動 .我想可能是肚子餓吧!

衣服一掀開 . 準備灌奶.竟發現剛剛更換的紗布有許多分泌物 .

按鈴要護士更換 .

一打開.我快昏了 .怎麼漏了一大堆奶 ?

造廔處縫合的傷口裂了 .整個造廔向外突出.

天啊 !現在是怎麼回事?我快昏了.

我試灌了 一下.灌5cc 漏5cc.從嘴巴吃也一樣.

甚至 3cc的抗生素吃下去.也立刻從造廔旁漏出來 .

看到我都快崩潰了 .

護士將弟弟的狀況告訴醫生 .醫生過來看.一副清描淡寫的說 :
漏啊 !沒關係.把它包紮好繼續餵.

我告訴他 漏的很嚴重,他一點也聽不下.

從治療室抱弟弟回病房 .忍不住哭了.

這樣的狀況跟第一次不 是一樣?


醫生依舊一副沒關係的樣子 .我不覺得事情有像他說的那麼簡單 .

打電話告 訴爸爸這個不好的消息.爸爸也快瘋了.

貨沒送完 就趕來醫院找醫生.

醫生來一臉很不爽的樣子 .爸爸謙卑的說 :

醫生 .不好意思.因為我們不懂才要問 !

醫生態度惡劣的兇爸爸 :

你不懂我就要一直講 .講你也聽不懂

爸爸覺得醫生有些見笑 轉生氣.不能問嗎?

小孩現在這樣連問的權 利都沒有嗎?

我現在只希望事情不要像我們想像的 那麼糟.

可是.我還是忍不住的哭起來 .真的.真的快崩潰了.

我該怎麼 辦?這個醫生我還能信任他嗎?

整件事演變至此 .我對這個醫生已經完全沒信心了

.跟爸爸溝通要不要回台北 馬偕?

起碼馬偕的醫生還有整個人事物我是 清楚的.
第一次在那開的造廔也非常順利.

爸爸說不 知道馬偕收不收.我們沒在那動手術.卻要丟一個爛攤子給人家 .

可是弟弟已經弄成這樣了 .

就算去跪去求.我也要請他們幫幫我們 .救救我們.

人家說醫者父母心 .好的醫生一定願意幫助我們的.

在我們還 在考慮該怎麼做的期間.醫生指示弟弟從嘴巴吃 .

因為牛奶漏的太厲害 .全部從裂開的造廔處滲漏出來.

不吃東西 .又會沒體力恢復.只好吃固態的布丁.

可是我們 就是喉頭軟化不會吃才要開造廔啊!

會吃我還要開造廔幹嘛 ?
邊吃邊嗆.邊吃邊咳.一用力 .布丁也從傷口漏出來.

漏的真的很誇張 .

我看到布丁從包紮的紗布漏出來 .請護士幫弟弟換藥.

沒想到一打開 .整個布丁從造廔裂開的地方一直漏.一直漏 .

可能是漏出來的東西夾雜著胃酸 .弟弟傷口疼的不得了.

一向乖巧的他忍不住一 直唉唉叫 .
記得我生產剖腹時光擦個優碘就痛死了.

弟弟傷口 裂成這樣.又漏成這樣.護士又那麼大力按住傷口 .

想到他所承受的痛苦 .我覺得我的心好像被千刀萬剮.好痛好痛 .

真的非常捨不得 .

而弟弟的傷口護士怎麼按也停不住 .

布丁不停從肚子漏出來 .整個衣服床單都是從胃裡流出來的東西.

護士根本 無法換藥.趕緊去叫另一名護士來幫忙.

另一名護 士來也是一樣沒用.

肚子還是不停的流 .一直到肚子裡的東西流完.護士才能幫弟弟換藥 .

雖然我一直告訴自己要堅強 .不能哭.

可是看到這種場景 .看到弟弟恍如置身於地獄中.
我還是忍不住大哭 .我覺得我的心都碎了 .

邊哭邊看弟弟的傷口 .非但沒有比較好.還爛得更嚴重.傷口也裂的更大 .

可能是一直在漏食物的關係 .
我覺得我好像看不到希望.真的感到非常絕望.

打電話給 爸爸告訴他這個狀況.他也無心送貨.匆匆趕來醫院.

哭著跟爸 爸描述弟弟傷口的情形.爸爸很不高興.傷口裂的更大 .

為什麼護士沒有通知醫生呢 ?

爸爸怒氣衝衝的跑到護理站要護士打 給醫生說要找他.
護士嘻皮笑臉的問爸爸找醫生幹嘛.一

付你以為 你想找醫生就能找的態度.

爸爸很抓狂 .在護理站大小聲.要她馬上打電話給醫生 .

之前我們有事要護士反映給醫生 .護士都說不行直接聯絡 .

等爸爸抓狂 .怎麼又可以了呢?

爸爸又罵護士我們床頭 的鈴壞了好幾天也不修.

每次都要走老遠來通知 護士 .

問她們是不是故意關掉 .她們否認.

推說是維修人員休息才 無法修復.

但這麼大的長庚醫院就只有一位維修 人員嗎?

在爸爸走回病房沒多久 .鈴突然就自己好了.真的好奇怪.

前幾天床 頭的鈴壞了.爸爸說可能是護士惡意關掉.我覺得不可能 .

護士哪會這麼壞 . 沒想到真的證實爸爸的說法.

弟弟打三種抗生素 .每次打完一種就要按鈴請護士再加一種.

一天要打 四次.就要按12次鈴.

弟弟一天燒三四次 .每次都要量好幾次.還要換藥.一天也要換幾次 .

可能是嫌我們煩護士才惡意將床頭鈴 關掉 .

沒有床頭鈴.這些我全都要走到護理站 通知護士 .連半夜也是如此.

護理站也有一段路 .我只能將小孩丟著跑去通知.一天要走幾十趟 .

今天弟弟這樣麻煩護士又不是我願意 的.整個狀況也是醫生搞的.

從頭到尾我們夫妻不曾 責怪醫生.

甚至還告訴醫生第二次手術如果要換 新造廔.我們願意自費再買一組.

一組造廔不便宜要一萬 多塊.兩組要三四萬塊.

我們都覺得錢沒關係 .醫生方便就好.這樣還不夠好嗎?

護士竟然 嫌我們煩?這是什麼世界?*庚醫院你們的人會不會太過份 ?

甚至連我們原本看的腸胃科醫生趙 * 卿

.看到我們都跟看到鬼一樣趕快跑 .

因為連續兩次手術都失敗了 .他也不想淌這趟混水.

外科請他來會診他不來 .請他排檢查他不排.

我請同住一家醫院同樣 讓他看的媽媽轉告.他依舊不來.

在這家醫院 .我好像陷入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困境.

聽說住超 過一個月.有健保給付的問題.


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 .醫生不管弟弟目前的狀況.竟然想趕我們出院.

早上醫生 來巡房.他告訴我弟弟已經不燒了.可以準備出院.

我告訴醫 生 .弟弟吃的非常不好.整天餵下來.也只吃一個布丁 .

大概一半都從肚子漏掉了 .

還有他吞的不好 .一直嗆到.也聽到肺部有痰的聲音 .

我怕弟弟又吸入性肺炎 .
沒想到醫生竟回答說 :

喔 !那妳慢慢餵.

我又告訴醫生 .如果弟弟只能吃一個布丁.又漏掉半個.

回家之後 .可能沒兩天就脫水.這該怎麼辦?

醫生說 :

喔!好.那我今天會再把點滴調降 .....

我都不知道這個醫生在說些什麼跟什 麼.根本雞同鴨講!他

的腦筋好像只在想要趕 快讓我們出院.

我說些什麼他根本不管 !真的是氣人.

我跟爸爸說我想要拒絕 賴醫生來巡房.
像他這種態度巡房有什麼意義呢?

第二天醫 生來巡房.我打定主意不吭聲.

反正跟他說什麼都沒用 .何須再說?

醫生問我弟弟吃的好不 好.我說不好.

他指示還要調降點滴 .我不吭聲.

反正我已經想轉院 .隨便他想怎樣 .

要將點滴拔掉我也無所 謂.

醫生又說下禮拜可以準備出院 .

完全沒有講到肚子上那個洞漏的那麼 嚴重該怎麼辦.


在醫院需要兩個護士換藥 .我回家連換藥都成問題.吃又怎麼辦?

他就是一 副那是妳家的事那種態度 .

這時他發現平常很多問 題的我都不吭聲.有點怪怪的 .

就連他要走 .我連謝謝兩個字都不想說.

我要謝他什麼 ?謝他把我兒子搞成這樣嗎?

後來拿床單去丟 .經過護理站.聽到我們那床的護士周 *環在說

23c(我們的床號 )怎樣又怎樣很難搞.

醫生跟她講話都不回答 怎樣又怎樣的.

我站在護理站旁 .確定她講完我們的是非.才走進護理站.

護士看到 我一副做賊心虛的樣子.

她大概在猜我有沒有聽 到她剛剛講的話.

我面無表情也懶的理她 .反正她們全是同一掛的.

他們把我的小孩搞成這 樣.我沒投訴他們.她還說我難搞.替醫生抱不平 .

如果是她的小孩 .請問她做何感想?

那個護士很年輕 .大概還沒結婚.

我想她一定完全無法瞭 解我們當父母看到小孩這樣心裡的痛吧!

看到我在哭 .她也是很冷默的對待我.還偷笑.一副當我發神經的樣子 .
也是她.把我們的床頭鈴關掉的 .

禮拜一早上我們打電話給馬偕告訴他 們我們的問題.

沒想到醫生說.他知道我們是誰 .也大概知道我們的狀況.

弟弟轉過去沒問題 .他願意照顧弟弟.

但轉院還是要這邊的醫 生同意..我們好好跟醫生說.

既然許醫生願意照顧我 們.爸爸只好硬著頭皮跟賴醫生講我們想轉到馬偕 .

賴醫生跟爸爸說 :

他知道我有去投訴他 (院長信箱).因為有人把我投訴的信拿給他看 .
他不在意.也沒關係.頂多是扣點錢罷了 .

(一位醫生朋友告訴我們 .賴醫生常常被投訴.但誰都拿他沒辦法.

因為他現 在每個月幫王永慶賺一兩千萬.

長庚有一群律師團專門 在訴訟.妳告也告不贏).

賴醫生自認是這方面的 專家.比他的老師還傑出 .

他擔心的是我們轉院沒 人能照顧弟弟.

他也不擔心馬偕的醫生會說他的壞話 .

事實上我們也沒有要說他什麼 .我們只想趕快將弟弟醫好.

還跟爸爸說弟弟的傷口 縫兩針就會好.

可是一開始他說縫沒用 .後來又說縫只能維持兩三天.現在又說縫有用 .

到底我要聽哪一句 ?我覺得我已經完全無法信任他 .

如果要縫 .我去馬偕也能縫.現在的我.再也不想他幫弟弟弄什麼 了.

明知沒用還要幫弟弟縫 .不是讓弟弟多痛的嗎?

雖然會上局部麻藥 .但還是會很痛的啊 !

爸爸有點被醫生說動 .想讓醫生縫縫看.

但我非常堅持要轉院 .不讓醫生縫.

我覺得已經在這試這麼 久了

(我們在長庚已經住20天了.兩次更換造廔都失敗 .

更換造廔在門診換不用 2分鐘.胃底摺疊術也只要住一天就可以出院 ).

簡單的手術搞成這樣 .醫生的態度又不好.

再待下去對弟弟有幫助 嗎?

如果要第三次手術還敢再讓賴醫生開 嗎?

在我的堅持下.我們轉到馬偕 .

馬偕醫師將包住的傷口拆開.要我用 生理食鹽水灌到造廔裡.

水灌下去立刻從裂開的 傷口流出來.

這才發現.弟弟的造廔根本就沒在胃 裡了.已經跑到皮下.

從裂開的傷口我隱約可 見造廔的底部 .
我想我們看不懂.*庚的賴醫生應該看的懂吧 !

根本就已經不在胃裡了 .還縫個屁?

馬偕許醫師說 :

這造廔已經沒用了 .根本不在胃裡.已經跑位了.沒作用了 .

再放著也沒用.我看先將它拔起來 .用導尿管先卡在那 .

以防造廔洞口愈合起來 .

等傷口恢復再到門診從原來的路徑穿 出來.

許醫生又要護士拿一條鼻胃管幫弟弟 裝上.

再從鼻胃管灌水進去 .這樣肚子竟然不會漏 .

接著許醫師直接在病房 徒手將造廔拔起來.

我不敢看.把頭轉過去 .只聽到弟弟唉唉叫了一聲.流了一些鮮血.

好像還好 並不怎麼痛.接著將導尿管放進去 .這樣就大功告成了.

經過馬偕 的醫生一弄.

弟弟不但馬上可以從鼻胃管灌奶 .肚子也不怎麼漏.

傷口復原的非常快 .一個禮拜.我們就從馬偕出院了 .

現在只等傷口復原 .再回門診裝上新造廔.

我覺得 .人家隨便弄一弄就好的事 .

為什麼在 *庚搞了20天.還弄的那麼嚴重?

沒有職業 道德的護士.不想淌混水的醫生.自以為是的外科醫生 .

這就是全國唯一的兒童醫院 ?評等第一的醫院嗎 ?

在 *庚醫院這20天的日子.猶如惡夢一場 .

現在想起來.我依舊淚流滿面 .

心疼我兒子從小所受的苦難 .

一位媽媽告訴我 .賴醫師把自以為是的自信,像鹽一樣,

灑在孩子 的傷口上,那真的很痛,也很可惡.

看著丟在 牆腳無用的造廔盒子.一萬多塊就這麼飛走了.

住院期間打的超強抗生 素.不知對弟弟會造成什麼未知的後遺症.

還有我們 夫妻20幾天的傷心難過.

這一切的一切 .要叫誰來賠償我?

公佈我們的手術經歷 .

只希望全天下的父母不要經歷我們一 樣的傷心難過.

全天下的寶寶都能夠平安健康的長大 .

=================================================

感謝各位耐心閱讀,這真的是很沈痛的經驗,幸好這個小朋友已經平安了 ,

轉寄吧,如果有記者或水果日報或數 字週刊可以更廣大報導那更好,

讓林口長庚醫院的白色 巨塔終止,不再有類似的事件發生!!

看完之後
實在覺得令人生氣和可惡
所以我一定會幫忙轉寄的
讓更多人都知道
請記者來報導吧!看了真是令人氣憤,我也是醫護人員,在大醫院的確有龐大的律師團,不過如此惡劣的態度是需要公諸於世的,媽媽,辛苦了!寶寶健康最重要,加油!
真是太惡劣了~
看完真的想打死可惡的醫生~
身為人母的我根本不敢想樣水水所受的煎熬~
如果是我真的會受不了~
就好像身上的肉被一塊塊割下來~
真得很痛~
水水跟爸比一定要堅強~
大家都會為你們加油的~

我看了之後眼眶都紅了

我家北鼻未滿3個月時也住院、住了10天(是發燒)

那時我就哭慘了…那時心好痛

希望你的小寶貝們可以健健康康~

祝早日康恢!!
嗯...我也會幫忙傳出去的!! 醫生沒醫德、護士沒愛心,這是最可惡的!!
這篇文章我之前就看過了,是當事人發的。
那個水媽可能是太忙於照顧小baby了,
所以,才讓那個醫生這麼好過,
這麼久了,還沒上新聞版。
這些醫生,可能是看太多生離死別,
所以,好像已經有點麻木不仁了。
(當然,還是有很多好醫生啦!)
林口長庚不是應該會有客服專線嗎?
有申訴的管道才對啊!
和醫生打官司不見的會贏,
但是,至少把他的罪行讓社會大眾知道,
這樣,可以減少下一個受害者,
讓他已後更謹言慎行。
這種惡劣的醫生,一定要讓他成名,讓大家都認識他,
讓他嚐嚐別人家小babay受的苦。
妳好
妳可以直接到長庚醫院的網站去投訴..
看看反應有沒有效果..
看到哭了...好心疼....
我連看文章的勇氣都沒有! 連便秘我都快崩潰了還折磨我兒子成這樣的話我早就歇斯底里了!
真是可惡的醫生~
看了就讓人很生氣!!
應該去壹周刊或蘋果日報檢舉
不過林口長庚也有好醫生喔
我老媽之前在那邊動腦部手術
醫生就很NICE 也很專業
連之後定期的回診都很有耐心喔^^
所以像文中的壞醫生
就像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依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