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回 veryWed 部落格首頁 | 管理介面
最新文章

嬰兒集尿,秘技大公開!

 

黃瑽寧  馬偕兒童醫院兒童感染科 主治醫師 

 

 

《以下內容為 veryWed 非常婚禮版權所有, 非經書面授權, 請勿轉載》

 

 

  嬰兒不明原因的發燒,你抱著他去醫院,醫師檢查完畢後,說:「留個小便檢查,以排除泌尿道感染。」

  護士請你幫寶寶脫下尿布,對準他的小雞雞(或小妹妹),貼上收集小便的尿袋,溫柔的囑咐:「每隔十五分鐘打開看一下尿了沒,如果有尿再來告訴我喔!」然後就去忙了,留下你抱著孩子,癡癡等待他噴出黃金之泉。

  一小時過去,兩小時過去,三小時過去…醫師門診都看完離開了,你被趕到其他候診區繼續等待。爸爸翻開尿布的動作越來越粗魯,媽媽說話的聲音越來越不耐煩,大家心裡只有一句OS:「你這小子已經喝了這麼多奶,什麼時候才要給我尿!」

 

收集小便秘技大公開

 

  相信上述的劇情,許多家長都心有戚戚焉,尤其是寶寶晚上發燒跑急診的,時常凌晨三、四點才能回家,只因為寶寶不尿!所以,今天就讓我來分享一個西班牙醫生發明的方法,竟然可以讓大部分的寶寶在一分鐘左右就尿出來喔!

 1. 貼好尿袋之後,一個人雙手抱著嬰兒,讓嬰兒的腿自然垂下。

 2. 另一個家長用食指與中指,快速敲打寶寶的膀胱部位三十秒,約敲打五十下。

 3. 接著寶寶稍微側身,讓剛才敲打膀胱的家長,用雙手大拇指,按摩下腰部脊椎旁邊的肌肉,按摩三十秒。

 4. 重複上述步驟,直到寶寶尿出來。

 5. 如果五分鐘都沒有尿,可以先休息餵奶,二十分鐘後,再試一次。


Reference: Herreros Fernández ML, et al. Arch Dis Child 2013;98:27–29.

 

  沒錯,就是這麼簡單,大家可以在家裡練習看看,感覺果然很神奇的爸爸媽媽,歡迎留言按讚,並分享給需要的父母!

 

 

  

  


  

專家開講:黃瑽寧 醫師 

現職:馬偕兒童醫院 小兒感染科主治醫師
經歷:馬偕紀念醫院小兒科住院醫師、總醫師、馬偕紀念醫院感染科研究員、小兒急救加護重症科主治醫師

  


 

【黃瑽寧醫師專欄】

家人得到肺結核,孩子該如何?

 

黃瑽寧  馬偕兒童醫院兒童感染科 主治醫師 

 

 

《以下內容為 veryWed 非常婚禮版權所有, 非經書面授權, 請勿轉載》 

 

我今年剛好三十九歲,而歷史上有一位鋼琴詩人,剛好就在我這個年齡去世,他的名字是蕭邦。蕭邦之所以英年早逝,是因為在二十一歲那一年,他第一次被診斷出肺結核,從此體力和精神一日不如一日,努力撐過十幾年才走,在古時候沒有抗生素治療的年代來說,其實已經算很不容易了。

然而是誰把肺結核傳染給蕭邦的呢?根據蕭邦自己的手札敘述,應該是他的妹妹愛蜜莉亞傳染給他的。愛蜜莉亞是在兒童時期就發病,當年蕭邦也才不過十七歲,看著愛蜜莉亞受病魔折騰,咳血至死,他的心裡非常難受。四年之後,蕭邦也開始有慢性咳嗽的症狀,同樣的病徵一一出現在自己身上,種下了英年早逝的宿命。

時光回到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如果身邊有家人朋友,被診斷出肺結核,難道也必須像蕭邦一樣默默的等待發病,任憑病菌在我們身上滋生壯大嗎?幸好,我們大可不必如此悲情。

 

當身邊的人得到肺結核

蕭邦的父親、母親、大姊都活到七十歲以上,這幾位家人顯然沒有被肺結核打倒。另一位同住的大妹,也長期有咳嗽的老毛病,可能也和蕭邦一樣感染了肺結核。總而言之,肺結核一旦發病,平均可傳染給身邊三分之一的人,而另外三分之二的人則不會被傳染。被倒楣傳染到的那三分之一親朋好友,有些人很快就會發病(如蕭邦),也有些人很久以後才發病,不論是早是晚,醫學上都稱這群人為「潛伏性結核感染者」一群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發病的不定時炸彈,。

幸好,潛伏性結核感染者並不具傳染力,所以在發病之前,是不會危害到其他人的。為什麼潛伏性結核感染者不具傳染力?因為他們身上的結核菌數量還太少(不及發病者的萬分之一),細菌陣容還不夠壯大到能咳出痰來,然後讓身邊的人生病。

 

制敵機先----在潛伏性結核感染者體內開啟戰場

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如果家中阿公得了肺結核,其他同住的大人小孩成為潛伏性患者,卻仍然只能選擇「挫著等」,等自己發病的那一天再治療,那麼人生似乎也太過悲慘。更何況,發病的日子遙遙無期,也許不是這兩、三年之內,而是十多年之後,屆時誰還記得自己童年時期身邊有人肺結核呢?

發病之後再治療,只能幫助發病的那個病人而已。但如果提前給予潛伏性結核感染者治療,不只幫助他一個人,也幫助所有他人生中會遇到的每一位親密接觸者,免於因此不明不白的被染上疾病。

台灣從2008年開始,就已經針對潛伏性結核感染兒童,開始做預防性的投藥。只要發病的指標個案(被診斷出疾病的病人),跟你的親密度是符合其中一項:一、住在同一屋簷下;二、平常相處時間每日八小時以上;三、可傳染期零星見面的時間,累積暴露大於四十小時以上;這些人都算是親密接觸者,需要被抽血加上胸部X光檢查,來判斷是否為那「倒楣的三分之一」,也就是潛伏性結核感染者。

也就是說,如果有一天家中老人家,因為長期咳嗽,最後被醫生診斷為肺結核,那麼同住的家人,包括嬰幼兒,都會被疾病管制署列為親密接觸者,要去接受胸部X光,並且三個月後抽血檢驗,如果結果為陽性,就要投予潛伏性結核藥物治療。

 

新的藥物僅需一週吃一次,三個月就完成

今年2016年,疾病管制署擴大將計畫普及到所有年齡層,不論是老人小孩,都可以接受潛伏性結核的治療。因為潛伏性結核感染者體內的菌量極低,所以不需要像發病者一樣,每天吃大把大把的抗生素,遙遙無期的治療半年以上。潛伏性結核感染者,除了兩歲以下的嬰幼兒之外,目前都採取一週吃一次藥,三個月就搞定的3HP新療法,其實沒有想像中複雜。這種3HP治療副作用不多,而且只要想像未來萬一發病時,必須服用的那一大把藥丸相比,你就會甘之如飴的吞下去了。至於兩歲以下的嬰幼兒,還是採取傳統九個月的單方療程,時間會拖比較久,但效果一樣好。

台灣目前還屬於結核病的盛行區,也就是每十萬人口發生率超過十人,目前我們距離這個低標,還有…嗯…很遙遠的路要走。如果希望我們的下一代,手臂上不用再印記著接種卡介苗的疤痕,那麼更加努力一點,每十萬人口五人以下的發生率(單純指痰陽肺結核),就可以跟卡介苗說掰掰了。這夢想是否能實現?當然可以!如果政府能落實潛伏性結核感染者的治療計畫,二十年後,或許結核病就像麻疹等疾病一樣,只「聽說」 有人得到,卻從來沒人見過。

 

屆時蕭邦若地下有知,也只能長嘆生不逢時了!

 

 

 

  

  


  

專家開講:黃瑽寧 醫師 

現職:馬偕兒童醫院 小兒感染科主治醫師
經歷:馬偕紀念醫院小兒科住院醫師、總醫師、馬偕紀念醫院感染科研究員、小兒急救加護重症科主治醫師

  

【黃瑽寧醫師專欄】
不只是鼾聲...是睡眠呼吸中止
 

 

黃瑽寧  馬偕兒童醫院兒童感染科 主治醫師 
 

 

 《以下內容為 veryWed 非常婚禮版權所有, 非經書面授權, 請勿轉載》 
 

您的孩子睡覺時會打鼾嗎?剛升上二年級的阿宏也會。他的打鼾歷史已經超過三年,三年前醫生就已經診斷他有過敏性鼻炎,但當時阿宏的媽媽不以為意,畢竟全家打鼾最大聲的還另有他人(就是枕邊那一位)。

然而最近阿宏的症狀越來越嚴重,晚上睡覺除了打鼾,更是翻來覆去睡不好,必須要墊高好幾個枕頭才能睡著。白天的時候,阿宏總是張嘴呼吸,成績不好,被老師說有注意力不集中的症狀,媽媽終於覺得不對勁,決定來看醫生。

 

睡眠呼吸中止症

輕微的打鼾,跟睡眠呼吸中止症,其實只有一線之隔。如果您家的孩子會鼾聲而睡不安穩,其中大約有百分之一至百分之五,可被診斷為睡眠呼吸中止症,通常年齡在二到八歲之間。當然,任何年齡都可以發生,在我的經驗中,青春期的孩子其實也很常見。

呼吸道就像是高速公路,從基隆到高雄,時常塞車的位置總是那幾個地方。呼吸道堵塞通常發生在四個大關卡:第一關,是過敏性鼻炎所造成肥厚的鼻甲;第二關,是一個叫做腺樣體的淋巴組織;第三關,是大家所熟悉的扁桃腺;第四關,則是肥胖兒童的脂肪組織。睡眠呼吸中止症的孩子,大多數就是這四個容易塞車的路段,其中一、兩個關卡堵住了。

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二到八歲,是呼吸中止症的好發年齡,因為這個年紀剛好也是腺樣體和扁桃腺最臃腫的時期,而且是「每個孩子」都會相對腫大,只是其中腫得特別肥大的少數孩童,就會堵塞呼吸道而影響睡眠。

 

 

不只是睡覺打鼾而已

隨著睡眠時腦部缺氧,睡睡醒醒,這些孩子許多器官的功能都會受到影響,首當其衝的就是大腦。晚上沒睡飽,白天時常抱怨頭痛,看似精力充沛,實際上是大腦在硬撐的過動症,製造出更多的衝動行為,暴力行為,被老師點名注意力不集中,這些都是睡眠呼吸中止的併發症。嚴重的孩子學習成績不好,記憶力衰退,甚至會造成右心肥厚的心臟問題。

有些孩子不只是晚上鼻塞,白天也嚴重鼻塞,永遠是張嘴呼吸,鼻子掛在臉上只是裝飾品。他們時常口乾舌燥,說話帶有濃濃的鼻音,其他包括蛀牙,口臭,口角炎等等問題,也都會一起困擾著家長。

 

睡眠檢查是最準確的診斷方式

如果家長發現孩子的確有上述的症頭,擔心真的是睡眠呼吸中止症,最準確的診斷方法,就是「到醫院睡一覺」。目前許多醫院都有睡眠中心,如果是兒童醫院,更是能藉由「兒童睡眠檢查(Polysomnography)」來判讀兒童的睡眠障礙。

不過有些孩子到醫院會害怕,睡在不認識的地方沒有安全感,半夜一直驚醒,這樣影響判讀也不是辦法。因此有些醫生會請家長用「錄影」的方式,來提供孩子居家的睡眠情況,雖然準確度稍差,但勉強可以接受。還有人會用一般掛在手上的睡眠偵測器來輔助診斷,但是這可能不是最好的工具。

國際的診斷標準很簡單:一、孩子有符合上述睡眠呼吸中止的部分症狀;二、睡眠檢查發現每個小時至少堵塞一次,或超過四分之一的時間,體內二氧化碳濃度過高。這兩項都符合的話,就應該要積極處理了。


不一定要手術,但也不要逃避手術

對於輕度至中度的睡眠呼吸中止兒童,以鼻噴的低劑量類固醇,搭配欣流(白三烯素接受器拮抗劑,名字有夠長),一個月之後幾乎都可以減緩症狀。如果過敏性鼻炎是主要的問題,趕快趁這個時候拿起《從現在開始,帶孩子遠離過敏》(親子天下)一書仔細閱讀,把該改善的環境與生活習慣調整好,這樣復發的機率就會降低。

 

若經過數週至數月的觀察期而不見改善,這時候遵從醫師的建議,手術切除腺樣體和/或扁桃腺,是最快速的改善方法。兒童相較於成年人,並不適合戴呼吸面罩睡覺,因此這種乾乾淨淨的切除手術,其實副作用反而更低。很多孩子手術之後,安安靜靜的睡了一大覺,父母親不太習慣,半夜還去探探孩子的鼻息,怕他睡死了呢!

 

 

 

  


  

專家開講:黃瑽寧 醫師 

現職:馬偕兒童醫院 小兒感染科主治醫師
經歷:馬偕紀念醫院小兒科住院醫師、總醫師、馬偕紀念醫院感染科研究員、小兒急救加護重症科主治醫師

  

【黃瑽寧醫師專欄】
維生素D拯救反覆的中耳炎和鼻竇炎? 

 

 

黃瑽寧  馬偕兒童醫院兒童感染科 主治醫師 

 

 

《以下內容為 veryWed 非常婚禮版權所有, 非經書面授權, 請勿轉載》 

 

 

  經過兒科醫師的努力宣導,很多家長現在已經知道抗生素不能濫用,平常能忍則忍,能等則等;但是一旦醫生決定非使用抗生素不可,就必須乖乖的聽話吃好吃滿,不可以中途停藥。

  兒童使用抗生素的時機,不外乎中耳炎、鼻竇炎等粘膜性細菌感染,然而現實生活中,的確有孩子的抵抗力真的不佳,反反覆覆的細菌感染,吃了抗生素就改善,停藥不久疾病又復發,讓家長和醫生都不好過。面對這些需要反覆使用抗生素的孩子,用了心裡難過,不用身體難受,究竟該怎麼辦才好呢?

 

提昇自我抵抗力,老生常談
  當然如果能提昇自我抵抗力,細菌就不容易入侵,這基本上是老生常談了。坊間宣傳廣告很多,但各位千萬不要相信只需「服用一帖藥」、「吃一種食物」就可以改變體質,或增強抵抗力。免疫力的調整一定是全面性的,歸納起來就這四項:睡眠充足、均衡飲食、規律運動、愉快心情除此之外,把呼吸道過敏體質控制好,也是減少感冒的重要因素,在我《從現在開始,帶孩子遠離過敏》(親子天下)一書中已經詳細說明,這裡就不贅述了。

  規律的運動,絕對能夠提昇人的免疫力;然而在人類原始的健康生活型態中,運動大多是在陽光之下的。因此,我們可以這樣假設:運動之所以讓人健康,除了促進血液循環之外,應該還加上「曬太陽」這個因素。皮膚經由紫外線照射之後,會轉化為對人體有眾多功能的維生素D,維生素D不只幫助鈣質吸收,還可以對抗身體的發炎反應,提高免疫力。

  話雖如此,現代雙薪家庭的都市小孩,陽光曝曬不足的比例普遍提高,能帶孩子出門運動的時間,常常已經是天色昏暗的傍晚。在沒有能力改變生活型態的前提下,孩子抵抗力下降,時常感冒不癒,這時候給予額外補充維生素D,是否可以減少反覆中耳炎與鼻竇炎的困擾呢?

 

維生素D可減少呼吸道感染
  在肺結核無藥可醫的十九世紀,如果病人罹患肺結核,比如說著名的音樂家蕭邦,醫生就曾經建議他去個陽光普照的地方日光浴,心情放輕鬆,也許就能痊癒。當時並不是說醫生治不好疾病,死馬當活馬醫隨便瞎掰,而是那些有曬太陽日光浴的病人,最終肺結核痊癒的機率,的確是相對較高。

  一百年後,科學家發現體內的維生素D,果然是人類重要的免疫激素之一。當細菌感染呼吸道粘膜時,維生素D會促進兩種可以殺細菌的蛋白質,分別為防禦素(defensin)與抗菌肽(cathelicidin),這兩種所謂的「制菌胜」,可以在細菌的細胞膜上戳一個大洞,讓牠們開腸剖肚而死,想到那個血淋淋的畫面,真是不亦快哉。

  接著科學家也發現,成年人血清中維生素D若不足,每下降四個單位(ng/mL),就增加百分之七的呼吸道感染機率。至於而兒童方面,如果血清中維生素D低於20個單位,中耳炎的機率就高出其他人兩倍以上。其他與血清維生素D不足相關的感染症還包括了陰道炎,C型肝炎等等。

 

口服維生素D來減少反覆中耳炎?
  除了努力曬太陽這個方法之外,多吃魚、蛋黃、豬肝、香菇等等,都是最天然提昇血清維生素D的方法。然而隨著都市空氣污染日趨嚴重,加上現代人不健康的生活型態,想靠天然的方法獲得足夠的維生素D,對某些家庭而言似乎是難解的題。於是專家就想著,如果用額外口服維生素D的方式,是否能改善這些反覆中耳炎、鼻竇炎孩子的生活品質,進一步減少抗生素的使用呢?答案似乎是可行的。

      英國的學者經過綜合型研究統計後發現,口服維生素D的成年人,可以減少百分之三十六的感冒機率。2013年義大利的小型雙盲試驗也發現,每天補充維生素D一千單位(IU)的孩子,經過大約四個月之後,可以顯著地減少中耳炎的復發。還有很多小型試驗也有類似的結果,不過每個研究使用的維生素D劑量不同,時間點也不同,所以目前醫生還很難做出結論,告訴那些反覆中耳炎、鼻竇炎的孩子,到底要用多少劑量的維生素D來預防。

 

先戒煙再說
  維生素D在安全的劑量之內(2000IU),理論上是有益無害,所以針對那些飽受反覆感冒、中耳炎、鼻竇炎的孩子,似乎是值得一試的方法。但千萬不要矯枉過正,迷信口服維生素D可以治百病,世界上沒那麼好康的事。

  其實,如果您的孩子時常呼吸道感染,最重要的第一步,還是趕快請家中的老菸槍把菸給戒了,以及把燒香的空氣污染給徹底隔絕。家庭中沒做到菸害控制,吃再多維生素D,我看效果也只是杯水車薪。

 

 

 


  


  

專家開講:黃瑽寧 醫師 

現職:馬偕兒童醫院 小兒感染科主治醫師
經歷:馬偕紀念醫院小兒科住院醫師、總醫師、馬偕紀念醫院感染科研究員、小兒急救加護重症科主治醫師

  

 



【黃瑽寧醫師專欄】

好多疫苗,突然間都沒得打了? 

 

 

 黃瑽寧  馬偕兒童醫院兒童感染科 主治醫師 

 

 

《以下內容為 veryWed 非常婚禮版權所有, 非經書面授權, 請勿轉載》 

 

 

  這幾個月突然之間有許多疫苗政策的變革,第一個是上小學一年級前的百日咳疫苗缺貨,小朋友本來只要打一針,變成要打兩針;第二個是日本腦炎疫苗明年起要改劑型,變成兩種疫苗給大家選,政府要補助多少還不知道;第三個是非常傷心的,自費四價流感疫苗今年十月沒得打了,只能打公費的三價疫苗;最後一個是舊文了,就是我所懷念的十價肺炎鏈球菌疫苗,證明能有效減少將近一半的中耳炎機率,但台灣已經一年沒進口,何時再回來似乎是遙不可及。

 

百日咳疫苗全球缺貨

  七月之前,小學入學前的百日咳疫苗,其實不只是預防一種疾病而已,而是四合一的「百日咳、白喉、破傷風、小兒痲痺混合疫苗」。這支疫苗主要由法國賽諾菲巴斯德公司生產,並供應全球許多國家的需求。

  這家公司的百日咳疫苗,其實還有多種不同的「套餐」,有單純對付百日咳、白喉、破傷風的三合一疫苗,加上小兒痲痺抗原的四合一疫苗,以及五合一疫苗。巴斯德公司可以說是百日咳疫苗界的蘋果公司,根據用戶不同需求,提供全方位多重的選擇。

  然而這幾年,全球百日咳疫情有死灰復燃的趨勢,許多國家都忙不迭的把百日咳預防作為防疫的重心,醫界更是加強對孕婦接種百日咳疫苗的宣導,使得巴斯德公司的百日咳疫苗訂單滿到爆表,根本無法應付全球這麼多殷殷期盼的國家需求量。於是乎,台灣小國出不了大錢,也訂不了大單,就這樣被藥廠犧牲說抱歉了。

  在這段非常時期,疾管署緊急向韓國SK chemicals訂購「百日咳、白喉、破傷風三合一疫苗(DTaP)」,以及另外和巴斯德公司訂購單獨的「小兒麻痺疫苗(IPV)」,把四合一疫苗拆成兩支分開打。所以今年滿五歲至國小新生學童,建議先接種DTaP及IPV5兩支疫苗,間隔一週後,再接種麻疹三合一(MMR)及日本腦炎疫苗(JE)。這項變革會持續到巴斯德公司的百日咳疫苗可以再度穩定出貨為止,新聞稿是說十一月過後即可恢復,要我來猜測的話,應該是更遙遙無期之日。

  不過這個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雖然因為國外藥廠缺貨而導致小孩必須多打一針,但韓國的這種DTaP疫苗中百日咳抗原的含量,比之前四合一疫苗的含量高出好幾倍,也就是說,其實效果還更好一些。所以孩子雖然要多挨一針,效果卻增加,也算值得了。

 

日本腦炎疫苗也要換

  小知識:日本腦炎疫苗怎麼做出來的呢?首先,把日本腦炎病毒種在老鼠的腦組織中,讓病毒大量繁殖之後,殺死病毒,純化疫苗,就大功告成了。這種疫苗叫做「鼠腦疫苗」,就是台灣從1968 年開始全面接種至今的「日本腦炎死菌疫苗」。

  ……老鼠的腦組織?是的,您沒有看錯,現在不只您會皺起眉頭,那些連青蛙都不敢吃的外國人更是想到就隱隱作嘔。雖然這支老疫苗的安全性已經無庸置疑,但科學家總覺得時代這麼進步,應該有比用鼠腦更人道、更標準化的方式,來培養日本腦炎病毒吧!

  其實世界上大部分的國家已經不再使用鼠腦疫苗,只有包括台灣的少數國家一直不肯放棄使用之,原因無他,就是「便宜又大碗」五個字。不過硬撐了這麼多年,終於必須做出改變,因為全球最後一家鼠腦疫苗廠也已經停止生產,下一年度開始,日本腦炎疫苗會有兩種選擇:細胞培養的日本腦炎死菌疫苗,以及活性減毒嵌合型日本腦炎疫苗(IMOJEV

  價格先不提了,總之應該會有一種疫苗是公費,錢從哪裡來與我們小老百姓無關,大家比較在乎的是,這兩種疫苗該如何做選擇呢?
 

  從字面上來看,大家應該很容易區分,一種疫苗跟以前一樣是「死疫苗」,而另一種疫苗是「活疫苗」。接種時程如下:

  1. 1.細胞培養的死疫苗,跟以前一樣從一歲三個月起,要連打四針(包括入學前的第四針),時程上和過去一樣沒有改變。

  2. 2.活性減毒疫苗,因為是活的,所以只需要在一歲三個月打一劑,相隔一年之後打第二劑,就大功告成了。
     

  很多人可能聽到活疫苗就覺得副作用可能比較大,其實並非如此。曾經在中國居住過的家長應該很熟悉,中國從1988年使用自己研發的活性減毒日本腦炎疫苗,至今也已經近三十年,其安全性和死菌疫苗並沒有顯著的差異。而這次台灣發給藥證的活性減毒疫苗(IMOJEV),也是賽諾菲巴斯德公司生產的疫苗,它使用黃熱病疫苗的骨架,新合成一種會表現日本腦炎抗原的疫苗病毒,可以比喻為黃熱病疫苗和日本腦炎疫苗的結合。

  IMOJEV疫苗的發展非常快速,從第一篇文獻1999年發表,很快的就進入臨床試驗,2012年就拿到澳洲的許可證,接著身處於日本腦炎流行帶的韓國、新加坡、泰國、馬來西亞、台灣等國,也都紛紛發給這支後起之秀的疫苗許可證。光是2015年,就有超過一百萬劑的疫苗接種,至今並沒有發現安全性的問題。

  不僅是沒有安全性的顧慮,此疫苗在成年人光接種一劑的效果就很不錯,而且局部疼痛等等副作用都比死菌疫苗少。研究證實雖然是活疫苗,但它在動物身上不會繁殖,在蚊子體內也不會繁殖,在臨床試驗的過程中,每一項評估都是模範生等級,所以才會這麼快成為許多國家核准的疫苗。世界衛生組織(WHO)在2015年的日本腦炎的預防建議中,也認為活性減毒疫苗只需打一劑到兩劑,就可以達到良好的保護力,是比較有效率的防疫措施。

 

四價流感疫苗也搶輸人家

  三價流感疫苗已經打了幾十年,未來的世界勢必會走向四價流感疫苗的時代,在我的《發燒免驚》(親子天下)書中,已經說明的很清楚。然而因為四價流感疫苗的價格較高,產能較低,因此暫時還無法進入公費計畫,到去年為止,都還是以自費的方式提供給民眾,我自己也是掏腰包買疫苗,幫自己與家人接種。

  壞消息來了:今年冬天,台灣將沒有四價流感疫苗出現在醫療院所,再有錢也買不到了。生產此疫苗的葛蘭素藥廠證實,由於四價流感疫苗每年生產量固定,許多國家近幾年將其列入公費疫苗選項,包括美國、澳洲、香港、韓國等都在大量採購,且一簽約就是兩、三年,台灣乃蕞爾小國,出不了大錢,也訂不了大單,就這樣再度被藥廠犧牲說抱歉了。

  除了台灣之外,越南、泰國等國今年也同樣打不到四價流感疫苗,小國之間同病相憐,大家也只能互相取暖。聽說明年一定會恢復供貨,這消息可信度比較高,應該不會再放台灣鴿子了。

 

想念十價肺炎鏈球菌疫苗

  十三價肺炎鏈球菌疫苗在台灣,從2015年全面公費之後,造福了廣大的兒童,卻讓另一頭台灣的葛蘭素藥廠哭了。葛蘭素藥廠出產的十價肺炎鏈球菌疫苗,因為十三價轉為公費,銷量急落至一年僅賣出幾百支,這對一個國際大廠而言,實在太不划算了。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中國大陸前一陣子曾發生嚴重的黑心疫苗事件;事件並不是疫苗本身有問題,而是保存與運送的過程中,黑心廠家沒有保持恆溫的冷藏,導致疫苗失效還照賣,為了賺錢罔顧人命。從這則新聞的脈絡,大家應該可以了解,疫苗跟一般藥品最大的不同,是它的製作、品管、與溫控成本,都比普通包裝藥物高出許多。這麼複雜的「冷鏈」,將疫苗飄洋過海送到台灣,一年卻只能賣出幾百支,於是乎大藥廠再度說抱歉,不想進口了。


 

  我想念這支疫苗的原因,是因為它能進一步降低流感嗜血桿菌所造成的中耳炎(也許也包括鼻竇炎)的機率,減少抗生素的使用,曾經是我很常用的武器之一。前幾天看到巴西的研究報告,說明在十價肺炎鏈球菌疫苗接種之後,可以全面性減少44.5%的中耳炎,證明我當初愛它是有道理的。如今有錢也打不到了,小國悲歌,令人不勝唏噓。

 

自立自強遙遙無期

  洋洋灑灑介紹了四種消失的疫苗,其中三支都是因為台灣市場太小,進而被國外的藥廠所拋棄。看看現在臺灣的公費與自費疫苗,幾乎都是國外的藥廠製造與進口的,因此這類「始亂終棄事件,其實是非常有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發生的,除非政府願意編列更高額的預算在疫苗購買上。

  還記得我們今年跟誰買百日咳疫苗嗎?是韓國的SK chemicals。SK chemicals本來只是一般的化工廠,從公元兩千年開始,突然轉型為大藥廠,跟賽諾菲巴斯德成為合作夥伴。現在他不僅可以出產百日咳疫苗,還有自己的四價流感疫苗準備上市,並且跟巴斯德藥廠合作製造IMOJEV疫苗,以及研發新一代的肺炎鏈球菌疫苗。我們四種消失的疫苗,SK chemicals全部未來都有能力產出,也許不久的將來,台灣的疫苗會有很大的比例必須跟韓國訂貨。

  什麼時候臺灣也能擁有這種規模的疫苗廠,自給自足,可以不用老是看別人臉色?我悲觀的認為,以台灣目前的政治氛圍,那一天可能永遠不會到來。當然反過來思考,跟日本、韓國買疫苗,只要品質佳,供貨穩定,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吧(遠目)。











 

  


  

專家開講:黃瑽寧 醫師 

現職:馬偕兒童醫院 小兒感染科主治醫師
經歷:馬偕紀念醫院小兒科住院醫師、總醫師、馬偕紀念醫院感染科研究員、小兒急救加護重症科主治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