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流轉,不變的唐風古韻裏婀娜而來的,婉轉相伴的,是一墨相惜,柳蔭橋邊,化繭成蝶的夢,能否飛過滄海,低唱神話,可否,一曲終生。

--題記

才買回的梔子花,在我的屋內,散發著淡淡的清香,純白色的花瓣,讓人由衷的心生歡喜,守著她的紅塵花語,心安安靜靜的,窗外,六月的雨淅淅瀝瀝,一路唱著天空的歌,隔一簾雲霧,奢華一場倚窗對望的情節。坐在花前,冥想浪漫、繽紛、朦朦朧朧的雨中世界。

與這樣的雨天對酌,心總是會有好多的念想,煮一杯玫瑰花茶,抬頭仰望灰蒙蒙的天空,綿綿的情誼,輕叩一下雨的心扉。

你,可曾也這樣,用夏的雨露來編織心語,傾灑內心的炙熱情感,來完成前世今生的約定?拈一片厚厚的積雲,溫暖時光漸行漸遠的背影,用心去聆聽,雨中的思念熾烈而濃鬱。一絲疼痛,奔走在時光隧道裏聲聲無奈的歎息,揮灑或濃或淡的文字,折射琴瑟和鳴的心音,亦不知道以純澈情感來相牽的路途,會以怎樣的失眠韻腳,蹁躚最初一刻的悸動。

你,可曾也這樣,喜歡靜靜的聽一段曲子,優美的旋律牽動遙遠的思念,在心中回旋出青青草原,山麓蒼翠的畫面,亦或小橋流水的詩意。釋放心韻裏旖旎的花香,熱愛一種事物,何須理由,無論醉心於繪畫,醉心於樂曲,醉心於文字,給心帶來的安逸和震撼,都無法用語言來清晰表達。生命裏的情緣亦如此吧!牽手的緣是對是錯?如果你珍惜彼此的擁有,善待心靈的知己,把一脈相思的激情寄放與平淡,寄情於關心與祝福之中,靈魂深處,經意與不經意間,心心相惜的都是不會變更的永遠。

你,可曾也這樣,置身於蔥蘢的野外,閉目聆聽,花兒和花兒競相開放的聲音;鳥兒和鳥兒歡愉的對唱;蟲兒和蟲兒歌詠自然的低鳴;枝葉和風兒搖曳於紅塵的舞姿,纏綿的情話。繼而,思索著,誰能相伴,人生的錦瑟年華,誰是高山流水一樣的絕世知音,誰是才華橫溢的知己友人,能如花,如鳥,如蟲,如風和葉,擁抱心靈的春天,綻放久違的笑顏,能摒棄俗世紛雜,汲取精神的營養,讓心清明。

你,可曾也這樣,默默的珍惜,無聲卻有痕的歲月。感知那些隨風而來的紅塵思念,敲打著心的柔軟,能用心輕儲擁抱鬱金香的芬芳,輕輕吟唱讓你落淚的歌謠,複制一下昨日往昔裏所有的辛酸和欣喜,調一杯自己喜愛的紅酒,倚窗對月,自己對自己輕言細語。把所有的念想放在墨色的夜空裏於時間對決,於燈火闌珊處,遙望了一地奢華的相思依舊。

我,或置身於自然,或置身於繁華大街,或平淡安然的過著每一天,或心潮澎湃的觀讀和抒寫文字。我們相識前的那些日子,似夢非夢。

楓葉紅了,凋零了;紅豆也開過無數次花;庭院的牆壁變淡了顏色;那條走過無數次的老街,青石板已經換成方磚;我的水藍色的裙子換成深藍,你看,我還是愛上了成熟。

相識就這麼在不經意間,文字和文字的對望,融和了昨夕……

今生,你來了,一襲青衣,傲然而立,灑脫不羈,文思如海一樣深邃浩渺,月色,溫潤成平鋪於心的綠色草原,感覺,自然清新的呼吸於心間的安暖,對望的那一刻,時光笑了,那清晰的蟬鳴,那清涼的夏風,那梔子花的暗香,那婆娑的樹影,還有,也還有夢的清新……

千年前的鏡像:冬夜,爐火的暖,映紅了沉靜的面容,手捧書籍,閱讀瀟湘雨的佳話,窗外,雪映梅香,萬物寂靜,風兒清明,幾上,茶香飄溢,偶爾抬頭,微笑相視。那塵封在心靈家園裏的別樣亭臺樓閣,就在相遇的瞬間打開,原來,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們就是相知的。

打開雨的簾幕,於時光深遠處,心底裏留下的影像,已然,是招搖在心靈深處的那一條水草,透過水的光影,折射出今生的淒迷,該怎樣來解釋緣分,是相遇時驚豔的目光?還是,打開窗子的Teeth whitening時候,嗅到了一襲花香?也許,都不是,我們相遇了,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

昔日的旋律,依然敲打心靈的柔軟,低眉的思念,借誰的目光話昨日淒迷,一條街一條街的走過,暮然回首,燈火闌珊處,唯有那一盞燈的光芒,不見誰來誰往!

時光就這麼不經意間的走過,綿雨至晴陽也只是定格在彩虹來臨的那一刻,朝陽至斜陽又仿如一瞬間,一天何嘗不是一年,一年又仿如一生!

那年,如水清純的晨,候一縷陽,悄悄傾聽花的心語,閉目凝思,是否便能聽得懂那一曲天籟?眉間心上,相思為美,面暈朝霞,撚一朵馨香茉莉,悠悠叩開時光的門楣,金色的陽光,斑駁枝葉的色彩,傾灑萬點馨香。

今夕,雨聲淅瀝,紅塵花語,誰還能詩意的執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