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奇萊!!~邱高事件翻版??

乾糧果腹 大四生苦撐近50天失溫亡

TVBS 更新日期:2011/04/27 19:22

獨自攀登南投白姑大山,因為迷路無法下山,過程中,這名大四生張博崴求生意志強,沒帶工具就翻越溪谷,靠著睡袋和乾糧,在山上度過了將近50天,當時他還一度打電話給女友,說自己應該可以脫困,沒想到最後卻失溫不幸罹難,搜救的山友還在遺體旁發現一封給家人的遺書。

 

電影「127小時」,登山客在大峽谷攀岩,卻不小心摔落山谷,雖然手臂斷了但堅強求生,還拍下影片留給遺言,小心翼翼拿出塑膠袋,張博崴的父親說,當初登山失蹤的兒子,也曾在白紙留言。

記者:「看得出來上面寫什麼嗎?」張博崴父親:「看不出來了。」

因為沾滿雨水,張博崴最後想跟家人說的話也成白紙。父母說,兒子的通聯紀錄上,2月28日的下午3點半,張博崴女友還曾打給他,當時張博崴說自己迷路,要女友別擔心表示可以脫困,但這通電話後,張博崴從此失聯。失蹤期間,張博威靠著背包裡的泡麵和麵包填飽肚子,不過最後還是不敵溪谷中的低溫,失溫死亡。

海拔3341公尺的白姑大山,因為地形複雜加上氣候多變,是許多山友眼中難以征服的高山,張博崴卻一人獨自登山,迷路後他原本想順著溪水尋找生路,卻因為不熟悉地形,跌落溪水受傷,最後才在北港溪的這個溪谷求生近50天。

民間搜救隊員透過望遠鏡,發現瀑布旁有帳棚,才會沿著折斷的樹枝和腳印,翻越溪谷找人。沒想到卻晚了一步。山友黃國書:「把背包拆開,裡面有它的入山證。」記者:「就確定他的身分?」山友黃國書:「對、對、對。」

張博崴父親:「救得很辛苦,但是沒有效率。」

從遺體腐爛情況來看,張博崴死亡時間大約5、6天,親人說,如果第一時間救難隊能成立前進指揮所,縮短救援時間,也許兒子不會死,山友辛苦拍的溪谷照片,就不會成為他們一輩子的痛苦回憶。

==============================================================

=====邱高事件===========

 

 


 

民國61年8月24日,東海大學學生邱高與輔仁大學的李福明、胡德寧共三人,結伴攀登位在南投縣與花蓮縣交界處的奇萊山,他們出發後一去不回,家長於是報警搜尋三人下落。軍、警、登山界等各方人馬進行地毯式的大搜山,當時整整搜尋兩個多月,仍然找不到三人下落,被登山界稱為「邱高事件」。

     此事件到最後傳出許多無法理解謎團,更傳出拍到靈異照片,而照片中出現的「人」,就是生死不明的胡德寧。當年曾經參與搜救工作,也是台灣山界四大天王之ㄧ的蔡景璋說,這是一起相當怪異的山難失蹤事件,因為以搜救隊伍所下的功夫,沒有理由這三人連一點蛛絲馬跡都不見,只有在稜線附近找到邱高三人的登山證與三雙插在地上的筷子。

     蔡景璋表示:「那三雙筷子直插地上,應該是代表『快來救我們!』但是除此之外,整個山區絲毫不見任何遺留物蹤跡,非常奇怪!」

     兩個多月之後,台灣當局動員了數千人,幾乎將奇萊山的每個角落都找了,依舊找不到邱、李、胡三人,在大雪即將封山之際,搜救工作只能結束,三個大學生的生死至今成謎。

     三人遍尋不著,當時引發社會各種揣測,有人認為他們被野獸攻擊,有人則猜測他們被歹徒殺害,更有人懷疑他們早已出山,偷渡出國了。比較靈異的說法是,那三人被「魔神仔」抓走。這是因為民國61年9月19日,搜救隊在山上發現可疑的登山鞋足跡。

     有原住民嚮導從足印判斷,足印的主人當時應該非常恐慌,受到了什麼驚嚇或是有什麼東西在追他,他才會連跑帶衝的奔至溪谷。搜救人員以為他跳下溪谷於是派人搜尋瀑布底下,但沒有任何發現。在那個地方也發現間距非常長的腳印,那步伐非一般人能夠跨出,原住民響導曾經表示,足印的主人是被山魅拖著走才會出現這種奇怪腳印。

     種種謠傳至今都無法得到證實,民國61年8月24日那天,邱高三人到底在奇萊山中發生了什麼事,成了歷史謎團。大約民國85年秋天,「邱高事件」有新的發展,那就是有一名登山客在合歡山拍到一張所謂的靈異照片,照片中一個穿著藍色風衣的「小矮人」,就坐在照片主角的後方。


 

據傳,胡德寧的母親認為藍色風衣是他兒子登山時穿的。在她的要求下,有關當局又成立搜索隊尋找三人下落,搜尋了一個多月,依舊無功而返。(因為時間久遠,這張照片的相關資訊有些出入,文中部分資訊只能當作參考。)

     當時這張「靈異照片」被送到台視的節目「玫瑰之夜」做鑑定,節目中的靈學老師認為是靈異照片沒錯,至於攝影專家則表示,那「小矮人」非常清晰而且是實在的,排除重複曝光與暗房合成的可能,也無法提出合理的解釋。

分析影片

     相關的靈異事件還有這一件,民國80年左右,有一登山隊攀登奇萊山,其中一名登山客發現有三名像似大學生的登山客,從他後方走來,這名登山客好奇地問:「年輕人要上奇萊山嗎?」

     這三名年輕人面無表情沒有回答,自顧自的繼續往前走,只有一人回頭看了這名登山客一眼。因為攀爬的路線只有一條,登山客便跟著這三人,沒想到這三人走的非常快,跟都跟不上。一個轉彎,他才發現前面沒有路了,那三個年輕登山客也不見了。

     登山客仔細搜尋後被嚇的魂飛魄散,因為那三人在斷崖下,快速地走在半空中。之後曾參與搜救邱高三人的資深登山專家表示,依照那名登山客所形容的外貌,那三人極有可能是邱高三人的鬼魂!

 

====================轉載===========================

 

 

邱高事件 台灣山難史上唯一以"事件"稱之的山難事件


 邱高事件  台灣山難史上唯一以"事件"稱之的山難事件  

 

   奇萊 素有黑色奇萊之稱.

在過往的歲月裡.曾經發生過許多重大山難.

皆肇因於其快速且多變的天氣.

數十年前氣象科技不若當下.氣象雲圖也不是隨便上網抓就有.

常常一行人登上奇萊陵線後.方才得到氣象劇變的訊息.

以致傷亡慘重.其中以

            1971 07 21 清華大學5人遇難

             1976 08 08 陸軍官校6人罹難 最為慘重.

             1977            居仁國中 四名學生賞雪迷走山區 一死三失蹤

自此 黑色奇萊 之名.不脛而走.

 

   但是發生在此地的除了1897年日本陸軍大尉深堀安一郎率領測量人員

林學技師等15名隊員,由霧社出發,探查橫貫鐵路與橫貫公路預定路線,

結果在能高越嶺點附近,奇萊溪上游,全隊人員被泰雅族殲滅。

這當然不是山難.這是一起由於外來民族粗暴的入侵所引起的反制.

可是為何東海大學生邱高、輔仁學生李福明、胡德寧這三人失蹤.

會被稱之為是件呢!?

 

 

 

邱高事件相關聯結

http://www.wretch.cc/blog/kchu/11705911

 

轉載

1972-08-24 奇萊山_邱高3人失蹤

1男主持:那奇萊山發生山難最詭異的事件是哪一次。
施坤福:應該是在1972年八月份,邱高、胡德寧及李福明三個人的失蹤事件,最讓人百思不解,他們從臺中出發準備攀登奇萊大山,在廬山檢查哨繳交入山證之後,當天抵達天池保線所過夜,第二天離開之後,從此下落不明。
△配合當時新聞畫面或是報章雜誌照片。
女主持:沒有發現他們的蹤跡嗎?
施坤福:隔了五天,有山友發現掉落一地汗衫,斗笠,筆記本,後來又發現乾糧,手電筒等,都是一些登山的裝備,當時便有一股不祥的預兆,後來經過調查才發現是邱高他們。
男主持:後來有派人去搜救嗎?
施坤福:當然有,並且是歷年來最大規模的搜救活動,一百多名搜救專家投入搜救隊伍中,幾乎把奇萊山整個山都搜遍了,陸續發現一些隨身的物品,可是三個人到現在卻始終找不到,像是憑空的消失了。

1972-08-24 奇萊山_邱高3人失蹤

邱高事件 山難搜救里程碑

民國六十一年八月二十四日,邱高等三個大學生結伴攀登奇萊山,一去不回,經家長報警後,引發軍、警、登山界等各方人馬進行兩個多月地毯式的大搜山。

民國六十一年八月底發生的奇萊山山難事件,在台灣近幾十年來的登山歷史上,是具有重大意義的,它的發生與其後的搜救經過,以及事件之後的影響,曾有人以「台灣登山史上的一個里程碑」來形容之。

被登山界稱為「邱高事件」的這次山難,是發生在民國六十一年八月二十四日,東海大學生邱高、輔仁學生李福明、胡德寧,共三人結伴攀登奇萊山,他們在出發之後一去不回,經家長報警後,引起了全國的注意,並且引發軍、警、登山界等各方人馬進行地毯式的大搜山,但是經過了整整兩個多月的尋找,仍然徒勞,三個大學生的生死至今成謎。

在邱高事件之前,台灣也曾斷斷續續的發生過好幾起山難,像是民國五十一年間玉山北峰三位軍人山難、民國六十年奇萊北峰清大五位學生山難等,但是論到所引發的社會關注與動員搜救資源之龐大,邱高事件可以說是空前的,現任中華民國山難救助協會北區搜救委員會總幹事任鐵剛分析原因有二,一是因為邱高等人為大學生,二則是過去的山難都是只有「救」的步驟,確知發生山難的人所在何處,前往營救生者或是運死者下山,不像邱高等人因為是失蹤,在營救之前還必須展開搜索的工作。

從邱高事件發生之後的相關媒體報導中,可以得知當年整個台灣社會所投入搜救的資源,是相當驚人的。

南投花蓮兩縣的警力、陸軍的特種部隊、空軍與省政府的直升機、原住民嚮導與獵人、民間的各個登山團體、爬山高手等,各路人馬分成幾十隊,好幾階段的一次又一次的入山搜尋,從點到線到面,整個奇萊山區可以說給翻了一翻,前後動員的人次高達數千人以上。

但是這樣規模空前的搜救隊伍,在奇萊山區待了兩個多月,直到時近冬天、奇萊山區氣溫已近零度、大雪即將封山之前,三位失蹤的大學生仍然音訊渺茫,不知去向,搜救工作至此不得不宣告結束,學生家長也只能表示「放棄」。

據當年曾經參與搜救工作、在奇萊山裡找了十幾天的山界元老蔡景璋說,這是一個相當怪異的山難失蹤事件,因為以搜救隊伍所下的功夫,沒有理由這三人連一點蛛絲馬跡都不見,只有在稜線附近找到邱高三人的登山證與三雙插在地上的筷子,蔡景璋表示:「那三雙筷子直插地上,應該是代表『快來救我們!』但是除此之外,整個山區絲毫不見任何遺留物蹤跡,非常奇怪!」

由於經過徹底的搜尋,邱高三人的行蹤仍然成謎,也因此引發社會上的各種揣測,有人認為他們被野獸攻擊,有人猜測他們被歹徒所殺害,更有人懷疑他們早已出山,偷渡出國了,種種的謠傳都無法得到證實,直到今天,在民國六十一年八月二十四日那天,邱高三人到底在奇萊山中發生了什麼事,沒有任何人知道。

任鐵剛指出,邱高事件雖然沒有結果,但是卻讓社會明白了搜救工作的不易與重要性,山難搜救的觀念自此開始萌芽,各種永久性的民間搜救團體也相繼成立,經由一次又一次的經驗與訓練,不斷修正各種山難搜救的觀念與做法,這些可以說都是肇始於當年的邱高山難事件。
 
摘自【台灣山岳傳奇】

1 .日本國時代重大山難事件/台灣史上最大山難事件

相關連結

http://www.wretch.cc/blog/kchu/11702833

 

以下為 國民政府時代之奇萊歷年山難(轉載)

補充  1977            居仁國中 四名學生賞雪迷走山區 一死三失蹤

2005-10-13 奇萊山區_獨攀登山者迷途獲救簡訊 

 

2005-05-12 能高越嶺屯原_速聯公司落石2亡1失蹤詳錄

 

2005-05-02 能高越嶺屯原登山口_20名登山者山崩受困獲救簡訊

 

2003-11-29 能高越嶺天池山莊_清大女學生高山症簡報 

 

2003-10-11 奇萊裏山_謝姓男子迷途獲救簡報

 

2002-10-12 奇萊山區黑水塘_王進忠墜落吊救簡訊

 

2001-11-11 奇萊成功堡_北市玉山登山會 黃位九墜落獲救簡報

 

2001-10-15 奇萊山區_建興腳踏車行 黃建智墜落吊救簡報

 

2001-07-20 奇萊成功堡_屏東山之戀協會韓福文墜落吊救簡錄 

 

2001-03-28 能高越嶺_南沛醫院14職員受困 

 

2000-12-25 南華山_北縣山岳會 何雪蓮墜落吊救簡報 

 

2000-04-04 能高越嶺_元智山社山崩受困獲救事件報告 

 

2000-02-12 能高越嶺雲海保線所_竹科山社 程鐘疾病身亡簡報

 

1999-12-21 奇萊北峰_中山醫學院5學生冰雪受困吊救簡輯

 

1997-09-03 奇萊卡羅樓斷崖_台灣藝術學院 吳美瑤獨行墜落吊救詳錄 

 

1997-04-04 奇萊北峰碎石坡_輔仁大學 楊煥正熊襲墜落吊救簡報

 

1996-08-17 奇萊主峰_中華山協 平良勉疾病簡訊

 

1994-12-07 奇萊北峰_屏東自組隊 王興平墜落身亡簡報

 

1993-06-26 奇萊北峰_蔡修源墜落獲救、搜救員 王煜順墜落獲救簡訊

 

1992-10-03 奇萊山區_台北長庚醫學院 李瑞華墜落獲救簡訊 

 

1990-08-27 奇萊卡羅樓斷崖_淡江大學 江惠娟墜落獲救簡訊


1989-11-19 奇萊主峰_台中登山協會 殷小玲失蹤簡報


1986-06-20 奇萊主北_軍官 胡致平獨攀失蹤身亡簡訊

 

1985-04-04 奇萊2號堡溪谷_葉全孝墜落獲救簡訊 

 

1984-02-05 奇萊主山_林翠微墜落身亡簡訊

 

1983-08-23 奇萊北峰_林宜村墜落獲救簡訊 

 

1980-02-03 奇萊卡羅樓斷崖_清大學生夜行 許榮通等3人墜落身亡簡訊

 

1976-08-08 奇萊山區_陸軍官校學生6人颱風失溫身亡簡報 

 

1975-07-01 南華山_何金鴻失蹤簡訊

 

1972-08-24 奇萊山區_大學生 邱高3人失蹤簡報

 

=============黑色奇萊============================== 

 

萊登山史上最詭異的莫屬民國61年8月的「邱高事件」,邱高、胡德寧、李福明三人是附中畢業的好友,相約利用大學畢業等入伍的空檔去登山。他們由天池入山,向北縱走奇萊群峰,卻在途中神秘失蹤。當時政府出動了史上最大的搜索行動,先後數千人次入山,卻只找到內衣、筆記本、入山證等遺物,以及三雙插在地上的筷子。三個人音訊杳然,至今也沒找到任何生還或罹難的跡象。邱高的父母一直懸賞打探愛子的下落,但直到兩老鬱鬱而終,都沒有任何消息。

 

至於最慘烈、也是打響「黑色奇萊」名號的是60年7月的清大核工系山難:七名學生從松雪樓出發,預計向南縱走奇萊群峰。他們在半途遇到颱風登陸,決定拔營趕回松雪樓。在狂風驟雨當中,由黑水塘回到松雪樓的這一段上坡路,就變成了陰陽兩隔的鬼門關:施能健(唯一的臺大學生)勉強趕回松雪樓,工作人員冒著暴風雨中出外搶救,只救回唯一的女生賴淑卿,另外五人全部因為體力耗盡與失溫罹難。其中龔士武與吳建昌兩人被發現時,已經爬到距松雪樓不到一百公尺,但因為拉不動又叫不醒,最後死亡……

這次山難慘重的傷亡震驚社會(那時候大學生可比現在菁英得多),清大師生募捐在合歡山建立避難山屋「成功堡」,成為後人攀登奇萊的必定宿營地:當然也製造了很多繪聲繪影的鬼故事。

 

 

喜歡這篇文章嗎? 走之前別忘了給作者一個推喔!

vw1.jpgvw2.jpg

我的萱寶跟蓉寶
本文章相關內容
回覆文章請先登入